董白,魔王董卓最愛的孫女,在其可愛幼嫩的蘿莉體型之上,衣服卻略顯反

  差的裝飾著大量的鉚釘。

  而比起她幼嫩的外表,那雙視人如糞土的眼神更是令人冷俊不禁。

  如今的她正因閑的發悶,到了長安鬧市逛街。

  而所有知道她本質的百姓見她出現,都不敢擡頭正眼看她,因爲很可能隻是

  一個眼神,這位繼承了董卓之血的女娃便會以最爲殘忍的方式將你處死。

  隻是,今天的她似乎有點不同。

  「滾開滾開,別擋著本小姐的道!」一如平時一樣,董白並沒將那些百姓當

  成人,任意的揮動著她的鎖鏈,讓那些擋路的人滾開。

  隻不過與平常不同,除開她揮舞著武器的那個手,另外一隻手還牽著一個鎖

  鏈。

  而鎖鏈的另外一頭,便是我們這次的主角——李嘯斌。

  「這,是董白的新寵物嗎?」稍遠處的居民A正悄悄的和居民B討論著「這

  男孩可真可憐,還記的主子的上個寵物,長得可叫一個白嫩。但僅僅因爲不小心

  咳嗽了一聲,玩了才1天就被z成人樣了,五馬分屍。」

  「這我也聽說了,在上任寵物還活著的時候,曾被主子像狗一樣拖著,饒了

  鬧市一圈呢。不過你仔細看這位。」說完,士兵B往李嘯斌那裏瞥了一眼「這次

  董白竟然沒選宮女當寵物,而且這男的雖然被牽著鎖鏈,帶著狗環。但是主子她

  並沒有逼著他狗趴式走,牽的也是松松垮垮,莫非這次主子對這寵物異常滿意?」

  居民A「這誰知道呢,別忘了,她可是董卓的孫女。喜怒無常的。運氣不好,

  也就今天疼痛有佳,但明天一早就把他給,咔嚓了。」

  居民B「也是也是,和那小妞混一起,從來沒好事。」

  「呼,真是無聊死了。」從長安鬧市逛完,一如既往到處接著董卓名號玩弄

  百姓的董白,也對著日複一日的壓迫剝削敢到了厭煩。

  而看到眼前這位新寵物,這傲慢的惡魔公主似乎又想到了什麽樂事。

  隻見董白直接卸下了她身上有尖刺的裝飾,一把坐到床上說到「來,小狗,

  給本小姐按摩一下。」小狗是董白給李嘯斌取得名字,不知爲何董白對于這個新

  寵物異常的喜歡,有種源于心底的信任與親切感。但卻硬是記不起他喜歡的原因,

  甚至都記不起自己是如何與他相識的。

  「好的主子。」李嘯斌倒是擺出一副幹練的樣子,默默的卸下了董白的黑靴,

  露出了她那雙可愛的小腳。

  不但如此,隻見李嘯斌看到這雙小腳的那一刻,立刻將其放到嘴邊,狠狠的

  親了一口,隨後將這可愛的蘿莉黑絲小腿把玩在手上。

  李嘯斌「主子,你的小腳真是性感,光摸著我下面都硬了。」

  董白卻不以爲然,反而顯得有些高興「哼,那是自然。本小姐的玉足那肯定

  是可愛至極,讓你這條小狗發個情下面硬一下,那有什麽難得。趕緊給我按摩,

  別拖拖拉拉了。」

  「好的好的」說完李嘯斌立刻捧起董白那穿戴著黑絲的小腳,將其小腳爪貼

  在自己臉蛋上按壓輕吻。

  而另外一隻腳則被李嘯斌握在手中,並借此慢慢勾下超級武器外圍的阻擋,

  將李嘯斌的超級武器給挑了出來。

  「咦,很精神嘛。」董白看了看李嘯斌的超級武器,單手撐著臉,以一種傲

  慢的眼神說道「給本小姐好好按摩腳底,按摩的不好爲你試問!」

  「主子,你要對我超級武器有信心!它隻要與你這樣的美女肉體一接觸,那

  可硬的比鐵還堅挺!」說完,李嘯斌將她那兩隻黑絲玉足搭在了自己龜頭的兩側,

  雙手主動握著足腕,摩擦著自己的龜頭。

  董白「說的倒好聽,做起來可就不知道怎樣咯。」

  「放心放心」一邊手動足交,一邊不免調侃道「主子,今天看來你很興奮啊,

  這雙小腳都滲出香汗了哦。」

  「啰嗦!」董白主動用雙腳夾緊了李嘯斌的超級武器,微微撇過小臉說道

  「這還不是你這小狗好這一口嘛。本小姐我是關心下屬,這才多走幾圈,多出些

  多出些汗,好讓你這小狗聞我玉腳時更爲興奮!」

  「謝謝主子,謝謝主子。」隔著這雙品質極佳的黑絲,董白這雙喬玲珑的小

  足蹭在龜頭上體感更爲舒暢。

  不單純是因爲董白這雙腳可愛,她的絲襪也選用最好的絲線構成,紋理細緻

  至極,壓在龜頭之上也不顯得刺肉。

  最主要的是,董白這雙剛于街道行走鬧騰一圈,仍帶著一絲熱氣香醇的小腳,

  才是最捅中李嘯斌興奮點的地方。

  正因爲小腳上帶著一絲熱氣,便是隔著絲襪李嘯斌的龜頭上也能很好的感受

  到這雙玉足的體溫。

  使得李嘯斌足交至于還不忘將這雙玉足聞了又聞,舔了又舔。

  「主子,你忘了嗎,足底按摩的時候你也不能光躺著。」李嘯斌把玩著董白

  的腳背說道「小姐,你必須給我點配菜,這樣我的超級武器戰鬥力才強大啊。」

  「哼,就你多嘴,本小姐早就準備這麽做了。」說完,董白慢慢撚起她紫色

  lo裙,將其少女最隱秘的地方露給了撫摸著她小腳給自己超級武器足交的李嘯

  斌。

  董白「這下滿意了吧,滿意了就趕緊給我好好按摩!」

  「滿意滿意,主子下面可真是絕景啊。」李嘯斌看著董白的下體更顯興奮,

  這不單純是因爲小蘿莉一邊給他黑絲足交,一邊用嫌棄的臉提著裙子給自己看胯

  下私處。

  而更重要的是,董白的連褲襪黑絲之下,竟然沒有穿小內內。

  不但如此,她還給自己的陰唇部位,給開了一天並不算長的小縫。這個小縫

  在一般情況下並不會出現春光外漏的現象,不過如今董白因李嘯斌的需求特地將

  下跨拉開,那條縫隙也自然也被撐開,將董白那少女的私處給露了出來。

  和她繼承爺爺董卓的性格毒辣性格不同,董白的私處倒是非常符合她年齡的

  純潔無瑕,陰唇不行成年女子那樣的粉嫩,相反還帶著一些未成熟的白潔。

  那兩肉片也似要做其主人的最後一道防線一般,雖然無法緊緊相合,但也盡

  可能的不讓裏面的肉壁外露。

  也正是因爲這種半隱半現的狀態,更使得李嘯斌愈加興奮。

  李嘯斌死盯著董白微微張開的肉壁,雙手則更是不停擺弄著她兩玉足,好讓

  自己的超級武器一直得到充分的活力。

  隨著撸動的加快,李嘯斌的液腺也在不斷地分泌,慢慢的讓董白這雙可愛的

  黑絲小玉足沾上了大量透明粘液。

  也就當即將進入噴射狀態之前,李嘯斌突然停止了他的撸動,將這雙玩弄許

  久的玉足給放了下來「主子,我有感覺了。」

  「是嗎,可等得我打哈欠了。」董白不耐煩的放下了之前撚起的裙延,伸出

  自己小手的食指,給李嘯斌拉勾招呼說「那還不趕緊給本小姐來個臉部按摩?」

  「好的好的,馬上就來。」李嘯斌快步跨前,直將他的龜頭壓在董白的鼻梁

  上「那主子,我來了?」

  董白鼻子順著李嘯斌的馬眼抽動了幾下,露出了一種頗爲舒適的表情,閉上

  雙眼說到「嗯,小狗狗,你的小肉棒今天很興奮嘛,流出的味道迷人的很,我很

  是喜歡。」

  「謝謝主子誇賞。」李嘯斌手握超級武器,讓自己的龜頭順著董白的鼻梁來

  回擺弄。

  當把董白鼻子糟蹋到差不多,隨後再把馬眼對準董白那略顯誇大的嘴唇,似

  如塗潤唇膏一般將自己龜頭滲出的液腺順從肉唇來回流淌了多次。

  說句實話,這樣的行爲若從觸感來說並不算多麽舒適。但核心而言,用自己

  的超級武器對著美女精緻的臉來回擺弄,本來就會給自己一種征服性質的快感。

  再加上董白是一個蘿莉型的高傲女,使得顔交這種玩法在原來的征服感上增

  加了幾分攻擊性以及對純潔的沾汙感。

  「主子,我要來了!」說時遲那時快,本來李嘯斌就因董白的足交處于噴射

  蓄力,再加上這次的顔交,無論是肉體觸感還是心理上的快感都已經到了臨界點,

  龜頭微微顫抖已然證明已經無法忍耐。

  「終于來了嗎!」隻見董白一手抓住李嘯斌的超級武器,另一隻手扯開自己

  的小嘴,將其馬眼對準自己的喉嚨。

  一發濃厚的白濁隨之噴灑,大量液體順著李嘯斌的奮力噴灑將白濁灌輸到董

  白的口腔之中。

  因爲彈射的過于兇猛,甚至有一些就這麽給射偏了出去。

  「嗯,不錯不錯。」待李嘯斌射完,董白將李嘯斌射出的白濁一並吞下,還

  順便將射歪于嘴唇旁的白濁以舔舐殆盡。

  舔完之後,董白還給李嘯斌的龜頭來了一個獎勵性親吻,並說道「今天你下

  面這玩意表現的不錯,我得小腳和臉蛋都按摩的很舒服。」

  李嘯斌「謝謝主子誇獎。」

  董白「嗯,好說好說,小狗狗你隻要服侍好我,有的是榮華富貴。隻是本小

  姐有些累了,淋浴潔身後便去小歇,待我熟睡你再來吧。」

  李嘯斌「好的,一切聽從主子指示。」

  不過半個時辰,董白便以微鼾入眠,這倒也不是董白年幼心累睡得熟,而是

  李嘯斌早就下了催眠暗示,讓她速速入眠,方便自己幹猥瑣之事。

  「董白小姐,你還醒著嗎?」雖早知她不可能蘇醒,但李嘯斌倒是雅緻非凡,

  裝模作樣敲了敲門,結果自是無人應答。

  董白府中上下婢女也早已被李嘯斌的催眠打點妥當,這裏就稱得上是他任意

  玩弄的酒池肉林。

  隻見李嘯斌默默打開房門,隨後順手將其反扣,並順勢卸下自己的衣物,頂

  著自己的超級武器直往董白床邊跑去。

  「這小妞別看平時張牙舞爪的,睡起覺來倒是頗爲可愛。」李嘯斌用手捏了

  捏董白的肉唇,隨後手指鑽入董白口中,拉出她的小舌頭給自己任意玩弄。

  玩弄膩了,便拿著自己的超級武器猛著拍打董白的面頰,先給她的臉部來個

  精液面膜已做前戲。

  前戲做完,李嘯斌便直接撩開她的被單,將這位酣睡的小主完全放置在自己

  的面前。

  而動作如此之大,董白也似無事一般繼續酣睡,這更是引發了李嘯斌沾汙純

  潔之心。

  「先給你來個大鵬展翅!」隻見李嘯斌左右手各拿住董白一個腳腕,龜頭直

  接頂在董白的陰唇之上,隨後一發猛撲,兩手直接把這雙玉足強壓到了董白的耳

  邊,自己的超級武器也一口氣直抵董白子宮入口。

  以極具暴力的姿態性侵著毫無抵抗的小蘿莉,這種宛如特權一般的成就感和

  侵略欲可使得李嘯斌頗爲激昂。

  「唔……」面對李嘯斌這等毫無憐愛之心的攻擊,董白的肉體雖也爲此微微

  顫抖,但因李嘯斌的催眠因素本人意識還處于沈睡狀態。當李嘯斌如此任意妄爲

  的玩弄著她的肉體,其反抗頂多也就是偶爾嗚囔幾聲罷了。

  但李嘯斌可不管那麽多,既然面前有這樣可愛的睡美人,玩法上還循規蹈矩

  豈不是白浪費了這一出好戲?

  因而李嘯斌對董白這一肉體可謂任意擺布至極,先是捏緊她的腳腕,將小腳

  貼面,並以極爲誇張的幅度抽動著她的下體;

  隨便後將董白抱起玩起了觀音坐蓮,將她這仍算輕巧的肉身順著超級武器直

  接坐到李嘯斌的臀部,雙手扶腰來了個子宮連續貫穿;

  接下來還包括菊花頂天,超級武器以上貫下的猛力直抽、單抓一腿,擺出L

  姿勢一遍含足一遍抽腰的起臥姿態、面貼床面兩腳著地屁股撅起,隨後一遍插抽

  一遍啪打屁股的虐性姿勢;總之李嘯斌在董白睡著的這段時間裏可謂把所有姿勢

  都玩了一個透頂。

  又或許因爲這是一個可以完全不考慮對方反應的做愛方法,李嘯斌在玩弄董

  白之時並未保留任何力氣,似如猛獸一般讓自己的超級武器不斷體驗著董白柔嫩

  的肉壁。

  「呼,這下差不多了吧,好像玩的有點過猛。」最後李嘯斌以一邊超H的舌

  吻一邊猛烈插抽的正常體結束了戰爭。在這場戰役之後,李嘯斌少說也在董白的

  下體射了接近十餘發,這才使得自己子彈用盡。

  隨著李嘯斌的一發響指,被性虐許久的董白這才醒來。看著自己一絲不挂的

  肉體以及下面不斷湧出的白沫,她本人未感任何不適。

  董白「哈,睡的好舒服,小狗狗看來你在本小姐睡覺的時候很努力嘛。」

  李嘯斌「小的不敢小的不敢,爲主子射精是做奴才應該做的事情。」

  「哼,說的好聽。」董白用手指沾了一下私處的白濁,隨後往舌尖一舔說到

  「嗯,味道和以往一樣甘甜,本小姐很是滿意。來,待本小姐稍作洗漱,再去長

  安鬧市找新的樂子。」

  說完,董白本想就這麽下床起身,可萬沒想到的是,剛下床的那一瞬便雙腳

  發軟癱倒在地。

  「啊,看來是有些艹過頭了。」看著董白的大白因自己超級武器連續十餘發

  的猛烈攻擊,不停流淌著白濁的樣子,其腿軟的原因自然不難理解。

  董白「小狗狗,幹什麽呢!還不趕緊把我扶起來!。」說完,她似乎感覺這

  樣太無臉面,連忙加了一句「如果你敢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就把你砍頭了!」

  「主子,我馬上來!」李嘯斌幾下快步將董白抱起,背靠著自己的胸膛,便

  這樣直接把自己的超級武器塞到了董白的菊穴之中。

  董白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下了一跳,但因爲下體發軟也無力抵抗「你,你這

  是做什麽!」

  「恕小的自說自話,小的看主子你兩腳發軟,便想借此代爲雙腳。至于爲何

  把肉棒塞菊花,這隻是起固定作用而已。」

  「這,說的似乎有理。」董白明明菊花被艹,但內心竟不感覺任何無理,相

  反認爲李嘯斌說的句句在理「但,這樣可不能去長安鬧市了。」

  「長安鬧市日日可去,但您的身體可不易受損。主子你放心,我會用自己的

  肉棒給你屁股不斷按摩,直到主子雙腳不麻了我才放下,不然就這麽一直插你菊

  花。」

  「嗯嗯,還是小狗狗你貼心。」董白笑道「本小姐對你很滿意,同意你插我

  菊花了。記住,一定要插的生猛一些,就像當初插我小穴一樣,這才能讓我雙腳

  好的快。」

  李嘯斌「沒有問題,我一定會認認真真給主子你的菊花插上百千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