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一大早难得阿杰这么早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偌大的客厅凌乱不堪、一片狼藉, 心想是该有个佣人帮忙整理前几天阿杰接到母亲电话, 说是请了家里以前司机老陈的太太淑芳过来帮佣 母亲要阿杰待人客气一点、要有礼貌母亲说了一大堆阿杰似乎一句也没听进去。 淑芳今年四十三岁,一年多前担任阿杰家司机的丈夫因病去世, 虽然丈夫留下一些保险金可是为了即将出国深造的儿子和还在上大学的女儿, 淑芳可不愿坐吃山空所以才找上阿杰的爸妈, 希望能到他们家帮佣。 阿杰的父亲是大公司的老板,夫妻俩待人亦非常的宽厚就是对独子阿杰太溺爱, 把他给宠坏了阿杰快三十岁了整天的放荡挥霍, 从不到父亲的公司帮忙也不工作,一整天窝在自己的小别墅里, 三天两头的和朋友开轰趴、泡妞打炮没个正经事。 阿杰的母亲告诉淑芳,家里目前已经有两个佣人了, 但是阿杰的小别墅那边没有路程是远了点,不过有房间可以住还都是套房, 阿杰的母亲希望淑芳一个礼拜能在阿杰那住个三、四天 一来照顾阿杰起居二来家里多个人在,希望能多少改变一下阿杰靡烂的生活。 因为阿杰的母亲提出相当优渥的薪水,所以淑芳也高兴的答应了, 月初淑芳带着简单行李依约来到阿杰的小别墅虽然阿杰不是很乐意家里多个陌生人 还是一个妈妈级的妇女可是眼看着自己的小别墅就快变垃圾堆了 没个人整理也真的不行便不再多想。 阿杰让淑芳住在离自己房间最远,靠近厨房的房间, 其实阿杰经常带不同的女人回家干炮他可不希望被淑芳听到尴尬的声音, 就这样十多天也过去了阿杰和淑芳也不再那么生疏了, 一天将近中午阿杰正准备出门和朋友吃饭 淑芳过来问道: 少爷晚餐有没有想吃什么吗?阿杰想了想笑笑说没有耶。 傍晚时分阿杰进了家门,淑芳还在厨房忙着, 淑芳大声说道: 少爷你先洗个澡再一下下就可以吃饭了, 没多久阿杰洗完澡出来尽职的淑芳在一旁准备服侍阿杰吃饭, 这时阿杰对淑芳说: 芳姨我们一起吃吧?淑芳赶紧的摇手道: 不少爷你先吃 我等会??阿杰未等淑芳说完 便道: 芳姨陈叔帮我们家开了那么多年的车, 我们并没有把你们当下人看待反倒像是一家人, 我希望芳姨你以后不要再称唿我少爷了就叫我小杰吧!以后我也叫你一声阿姨。 就这样阿杰和淑芳也越来越亲近,或许是芳姨的缘故阿杰比较少带女人回家打炮了, 甚至阿杰也慢慢的发现其实芳姨是一个既成熟又抚媚的女人 有好几次阿杰都会不自主的偷喵着丰满、肉感十足的淑芳 看着她成熟女人丰腴的肉体和雪白的肌肤这一天淑芳回自己家去, 阿杰突然有个想法应该到芳姨的房间去探探险 心想着像芳姨这样成熟的美妇人不知道她都穿什么款式的内衣裤呢?其实阿杰并没有那方面的癖好, 只是出于好奇罢了!阿杰拿出备份的钥匙打开了淑芳的房间 一进门便闻到房间里一股淡淡的幽香房间里整理的整整齐齐, 浴室也是一样阿杰打开淑芳的衣柜,挂着几套都是平常淑芳在这帮佣穿的衣物, 接着阿杰蹲下去拉开第一个大抽屉阿杰像是找到宝似的, 这个抽屉正是淑芳摆放内衣裤的因为淑芳是来帮佣的, 一个礼拜只住三、四天所以里面只放着五、六套内衣更换, 阿杰看了看芳姨的胸罩果然是大罩杯少说也有D以上, 而内裤只有二件是款式比较大胆性感的蕾丝三角裤 一件枣红色一件深咖啡色,其馀都是一般的平口无痕裤和束裤。 欣赏完淑芳的内在美,阿杰心想芳姨有些年纪了, 身材那么丰满尤其那硕大圆润的肥臀,自然不可能像他带回家打炮, 那些年轻纤细的年轻女子一般也穿那小到不能在小的丁字裤吧?或许阿杰干过、玩过太多年轻女孩, 突然之间阿杰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可以干一次芳姨, 像芳姨那样成熟的美妇不知道干起来是什么滋味?阿杰脑海里对淑芳的慾望是越来越强烈, 这一夜阿杰辗转难眠心里想的都是对芳姨的邪念, 在迷煳中睡着醒来时已是近中午时分,阿杰起床盥洗, 下面那支大肉棒硬的不像话青筋爆窜的,阿杰握着自己巨大的肉棒轻轻搓揉, 已经五天没干女人的穴了今天一定让你好好的爽, 阿杰已下定决心了虎狼之年又失去丈夫的芳姨, 一定对性非常的饥渴的就算芳姨不肯就范,那只有硬上了。 阿杰穿上内裤轻轻的走出卧房,缓缓的往厨房走去, 兴奋的肉棒在内裤里规律的跳动着淑芳正在厨房里忙着午餐阿杰窥视着淑芳的背影, 今天的淑芳仍是简单的居家穿着上身一件宽松的鹅黄色长T恤、搭配一件白色棉质五分内搭裤, 紧身的内搭裤完全将淑芳臀腿的曲缐呈现出来 阿杰恨不得扑上前去一脸埋进淑芳的股间,阿杰进到厨房向淑芳打个招唿往餐椅一坐, 淑芳正切着菜 微笑对阿杰说: 再等一会, 再炒个青菜就可以吃饭了。 这时阿杰对淑芳说: 芳姨你穿内搭裤真好看, 身材很棒喔!芳姨噗蚩一笑说道: 阿姨都几岁人了还身材好 都是赘肉、屁股松垮垮的好什么倒是你上礼拜带回来那个女朋友那身材才棒, 阿杰接道: 那不是女朋友我没有女朋友, 那些都是夜店认识的炮友芳姨你知道什么是炮友吧?喔!对了芳姨, 那些女孩常常深夜鬼叫鬼叫没吵到你吧?淑芳一脸尴尬回道: 什么鬼叫?我没听到什么阿!虽然淑芳的房间离阿杰的房间远 那些女孩和阿杰做爱时的淫叫声还是会隐隐约约的传出。 阿杰偷喵着淑芳脸上尴尬怪异的表情,知道淑芳一定经常听到那些女孩的淫叫声, 这时淑芳放下手中的菜刀在阿杰的旁边坐了下来, 对阿杰说: 阿杰啊!你妈妈要要阿姨多劝劝你 把心定下来赶紧找个好女孩结婚,别老是带那些看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家。 阿杰说: 我知道啊!芳姨你看从上礼拜你看到的那一个, 到现在我都没再带女孩子回来干炮了 淑芳说: 这样才对啊!还是不要乱搞的好, 淑芳对那个「干」字完全当作没听见免得尴尬, 她那里知道阿杰都是故意讲出那些秽语来挑逗她的。 阿杰说: 芳姨!这些话我只对你说, 我当然也想定下心啊这几天那些女孩子一直打电话跟我说 说她们的小穴好湿好痒啊求我用大肉棒干她们, 让她们的小骚穴止止痒我都不理她们,淑芳听到阿杰说出这样不堪入耳的秽语, 脸上一阵火热随即出现一丝的不悦!起身准备炒菜, 淑芳背向着阿杰说: 所以你要快点找个好对象结婚啊! 阿杰说: 好对象又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况且、况且我的性慾那么强, 才五天没干女人的穴就快憋爆了。 淑芳将菜摆上桌,添了二碗饭坐了下来, 来阿杰吃饭吧对阿杰后面说的话充耳不闻 这时阿杰突然的问淑芳说: 芳姨!人家说你这个年纪的女人是虎狼之年, 就是女人性慾最强烈骚穴最渴望被男人干的时候, 芳姨你渴望被男人干吗?淑芳一阵错愕正想喝斥阿杰 没想到阿杰还问了一句: 芳姨你的小穴一定很痒吧?我现在也好想干女人 芳姨不如让我来干你吧!帮你止止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