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寡妇”云翠娘与我以前征服过的女人比起来姿色还略有不如, 以纯姿色而论她仅仅也就能称得上七品美女, 个子不是很高身材倒是火辣,一双桃花媚眼顾盼之间风情万种, 一身翠绿的裙衫穿在她身上显得落落大方就是衣服可能有些紧身, 加上她的胸前凸起太过硕大绷得整件衣服紧紧地罩在她的身上, 大有禁不住内里的压力而爆开的危险而她也似知道自己的这个优点, 有事没事总是故意喜欢挺胸提气不经意之间, 媚态万千勾引魂魄。 借着月光,我低着头寻觅那领口之间乍泄的胸口风光, 一道白白嫩嫩深不见底的直让人目眩 我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道: “翠娘, 咱们去那边好吗?”顺着我的手 云翠娘看到旁边不远处一片不算茂密的灌木丛 见过风月的她自然一下子就知道了我话里面包含的意思 不由得面皮一红嗔了我一眼, 娇羞万分地道: “你好坏啊!”眨巴眨巴眼睛, 我故作无辜脚地道: “坏我怎麽坏了,只是让你去那边说话吗!”吃吃一阵娇笑, “俏寡妇”云翠娘道: “好了别装了,你说怎麽样就怎麽样了!”笑得如偷腥吃到嘴的狐狸, 趁热打铁一向是我的原则只有吃到嘴里的才是一块香肉, 光看不吃再香的肉也就是一块肉而已搂着她飘然而飞, 采花神步翩翩蝴蝶步运用得炉火纯青不带一丝火气, 不带一丝声响就如轻踏于空气之中,又好似仙人陆地腾飞一般。 灌木丛约有一人多高,远处似乎不太茂密, 但离近一看却是茂茂密密不透风,眼睛一亮, 真是一个偷情的好地方这地方靠近河边十分隐秘偏僻, 周围视野又好即便来个人也能很快地发现,加上灌木的遮挡和阻隔, 一般人不会来这里的从腰间摸出流光仙剑,夜间不敢催动流光异彩怕引人注意, 只是借着宝剑锋利的剑刃很轻易的就在茂密的灌木丛中开出一片空地 把枯枝败叶整理出去甩下衣服铺上去,一个简易而又舒坦隐秘的野外偷情场所就做成了。 干这种活我是经验十足,在云翠娘惊讶的眼神下, 我得意地一猫腰做了进去一屁股坐在地上,拍了拍自己的, 暧昧地笑了笑道: “来啊翠娘,坐这里。” 这一下“俏寡妇”云翠娘有些扭捏起来, 做贼似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口中低声嘟囔着道: “会不会有人来呀?”但嘴上迟疑, 她还是乖乖地钻了进来而且真的一屁股坐到我的上, 背靠着我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闭上眼睛一下一下蹭着, 口中呢喃道: “奴家这样是不是在你心中就是一个不正经的女子呀!”美人在怀 我的色心顿起嘴巴凑在她那娇嫩的脖子上亲了亲, 低声在她耳边道: “每个男人都喜欢女子在床上不正经一些 只要你跟我一个人不正经就行了你看这夜色正美, 咱们就一起不正经好了。” 说着,大手毫不客气地攀上她的大胸, 沈甸甸的感觉让我如获至宝果真一只手都握不住, 好大的个头真的好大的个头,比起正常女子的来最小要大上一半, 而且大则大矣照样挺翘有肉感,就如未结婚的处女一般微微往上翘起, 真怀疑这个大家伙爲什麽能抗拒得住成天向下坠的后果 简直是一个大大的奇迹堪称绝世珍品大乳啊!“俏寡妇”云翠娘露出慌乱的表情, 睁开眼睛回过头哀求的看着我道: “别别在这里弄, 奴家有点害怕。” 这个女人还真懂得一些男女之间的情趣, 欲拒还迎玩得就是一个漂亮勾得我心头一阵火烧火撩, 有一只小手直挠自己的小心肝笑连连着更加使劲在她大胸上揉搓, 这麽多肉搓着也真带劲 恶狠狠地道: “怕什麽, 这夜深人静的连个鬼也看不到再说就是有人过来, 我们也能看得到我们你情我愿,郎有情妾有意的谁管得着啊!”“俏寡妇”云翠娘伸手在我胯间摸了摸, 隔着一层布犹自摸到那热气腾腾硬邦邦的粗大棒子 一声娇笑道: “你呀真是个小贼哄女人的本事真叫一个高, 什麽理由都能找得到怪不得那麽多女子都被你弄到手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与此同时, 一只大手不老实地从胸前直接下滑一直移到了她的腰间, 扒开裤子手往下移,准确地摸到了一片丰美牧草之地, 最后探入一个幽谷之中。 “啊!”一声娇吟, 云翠娘扭过身子来两腿并拢死命夹住我作恶的大手, 水汪汪春潮泛漤荡之色的桃花眼看着我 不依地道: “你好坏啊, 女人那个地方是随便让人摸的吗摸完之后你要负责的。” 我正要寻幽探密,被她这麽一夹自是心里直痒痒, 笑呵呵地道: “你尽管放心我王变就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翠娘快把腿松开,让我好好摸一摸。” 幽怨地撇了我一眼, 她动情地道: “你呀你, 你就是奴家命里冤家这辈子我就甩不脱了。” 说着云翠娘蛇一样地扭动身子往下滑, 害得我双手被挣开正疑惑间,却发现她的脸凑到我的胯间, 伸手轻轻褪去我的裤子掏出我的狰狞毒龙一阵拨弄, 然后擡头妩媚的看了我一眼那一眼的风情真是妖娆动人, 在我的勃发中张开樱桃小嘴凑了上去。 异样的刺激让我忍不住闷哼一声,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些手段看着在我胯下吞吐不定忙个不停的娇媚女郎, 又看了看她那对因爲伏而被迫挤压更显硕大的大 我没来由一阵克制不住自己的太刺激了,简直太刺激了, 只几下工夫我的就达到了顶点,死命抓住她的头发, 狠狠顶在了她的小嘴里快感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甯静的夜晚,奔流不息的天江, 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二人浓重的喘息声和低低的呻吟声证明了这里的激烈香艳, 多麽美好的夜晚多麽美妙的佳人,我的心情从来没有的快乐, 这个小寡妇还真是一个让我喜欢的女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