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姬作者: 黄泉春秋初年,大小诸侯国见诸经传的有一百七十馀个, 然其会盟、征伐事迹彰彰可考者不外齐、晋、楚、秦、鲁、宋、卫、燕、陈、曹、蔡、郑、吴、越等十数国。 其时郑国郑穆公有一独女,名爲夏姬,从小其父缪公把她视爲掌上明珠, 格外宠爱。 夏姬长得一副美艳容貌,蛾眉淡扫,杏脸桃腮, 尤其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就会勾人魂魄, 所以每个男人一见到她都由不的满脑遐思。 在夏姬刚满十五岁那一年,有一个深夜里, 她在睡梦中似乎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声音持续不断, 邈远而幽长。 当她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床的旁边站了一个非常怪异的男子, 他头上戴着一顶星冠身上披着一袭羽衣,有点像是从天上下凡而来的仙人。 “你要做什麽?”夏姬只是觉的奇怪,但并不害怕。 主要原因是那男子长得相当魁梧、容貌非凡, 又用充满亲切、关怀的眼神看着夏姬。 夏姬直觉的确定他并不是穷凶恶极之徒。 那男子微笑不语,只是默默看着夏姬;夏姬抓住他凝视的目光, 两人之间似乎有某种气氛正在酝酿着。 突然,夏姬的内心突然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 那男子深邃的眼神,似乎在鼓励夏姬作某些事;朦胧中, 夏姬也觉得自己彷佛迫切的在期待某件事情赶快发生。 “夏姬!?拥有举世罕见最完美的容貌与躯体……”那男子的声音轻轻柔柔划过她的耳际, 既遥远又清晰的浓浓低语: “……如果?不学着把握 就这样徒具美色那就太可惜了!……来,今夜我就教?享受世间无上的快乐……”然后, 那男子缓缓解开自己的衣物随着他肌肉的牵动, 以及衣衫渐渐的卸除夏姬觉得羞赧,但却无力扭头, 把目光从那男子的身上移开。 当那男子赤裸裸的面对着夏姬时,夏姬发现自己有一股莫名的蠢蠢欲动、无法自拔似的, 直盯着他胯间挺昂高翘的鸡巴。 那男子依然挂着温柔的微笑,趋前缓缓替夏姬宽衣解带, 夏姬羞愧的直觉反应想拒绝不料却觉得自己混身无力, 连想闭下眼皮掩饰羞态都做不到;可是说也奇怪, 夏姬竟然还有力气扭动身体让那男子更方便除去她身上的衣物。 夏姬觉得虽然全身一丝不挂,但却没有一点凉意;反而觉得若身置熔炉中混身热烫。 当那男子冰冷的手掌接触到夏姬的小腹上时, 夏姬彷佛听到“嗤!”一声就像烧红的铁浸到水里一般。 夏姬微微一颤,灵台一阵清明,只觉得自己已化成无数的碎片, 飘散在天地之间。 夏姬觉得自己就飘浮在床铺的上方,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自己身无半缕的仰躺着;看着自己雪柔的肌肤、高耸的乳峰、白澈丰腴的大腿、乌亮光泽的绒毛……还有坐在一旁的男子, 他的手正轻柔的在抚摸着如润玉般的的肌肤。 夏姬看着自己美丽的曲缐,再看到淡红色的乳头, 看起来像画一样的漂亮一圈混浑圆的乳晕,就在乳房上逐渐隆起了;而乳晕的中心, 上面有个突起可爱的小乳头周围则呈现漂亮的粉红色小凸点……当那男子的手指捏住夏姬的乳头时, 夏姬不由自主的“嘤!”一声离开躯壳的灵魂随即归位。 夏姬不停的轻颤着,双手紧禁箍抓着他的手臂, 就像即将溺毙的人在无意识中挣扎着,随便抓个东西以求保命一般。 夏姬的唿吸开始急促,腹部也开始翘起, 那种抚摸的感觉使得夏姬闭上了眼睛而耳朵理似乎回荡着自己的心跳声;以及子宫里澎湃的浪潮声。 阴道壁上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酥痒,彷佛有一条蠕动的肉虫, 从里面正向外面爬行着。 突然,夏姬觉得一阵浓郁的男性体味就在鼻子前, 正想睁开眼睛时就觉得有两片热热的嘴唇贴在脸颊上磨挲着, 热热的唿气吹拂着脸庞彷佛春风习习轻触……夏姬无力的闭上眼皮, 凝神灌注在享受这份热情的缠绵。 那男子的嘴唇、舌头搜索般的在夏姬的脸上仔细的亲吻每一个角落, 然后慢慢移动到颈、肩、胸、腹……那男子在亲过的肌肤上 一一留下湿漉漉的唾弃当凉风轻拂,夏姬不禁一阵清凉的颤?, 但却无法冷静清醒。 那男子轻轻的翻转夏姬的身体,让她趴俯着, 同样的用双唇印着夏姬肌肤微颤的背嵴。 夏姬觉得丰乳被自己的身体压得向两侧挤,微颤的身体让乳房有被压迫、揉捏的快感。 夏姬讶异着自己从未发现这种亲吻、抚摸、压揉……的快感。 当那男子的嘴唇移到股沟附近时,夏姬彷佛有默契的分开双腿, 虽然夏姬心中羞耻的想着那里是女性最宝贵、最神圣不可侵犯之地, 但却有一股冥冥中的力量让她不自主的张开大腿, 让湿淋淋的蜜屄毫无遮拦的呈现。 那男子的舌头从肛门口滑下到洞口,再用舌头拨弄着鸿沟中凸出的蒂肉。 “…喔!…”夏姬终于呻吟出声音了!夏姬觉得这样的呻吟, 似乎可以宣泄一点即将胀爆全身的情欲。 “…嗯!…”夏姬又觉得这样的呻吟,似乎可以鼓励或奖赏他再继续。 夏姬挺动着屄,提示那男子把舌头伸到骚氧的阴道里, 那男子会意的照做着……夏姬的身体有被翻动变成仰卧着 那男子俯卧在上方低头吸吮着乳头。 夏姬惊讶着有一个硬物抵顶着?洞口;既不是他的手指、更不可能是他的舌头, 她有点茫茫然。 但随着那男子转动臀部,那硬物也跟着揉搓着?屄口, 一种难以言喻的酥痒、畅快让夏姬无心再去琢磨那是何物。 夏姬的耳边又传来那种遥远、轻晰的声音: “…?即将尝到人世间至高无上的愉悦……”话声中, 夏姬觉得那硬物渐渐挤入阴道里微微的刺痛感让夏姬不禁又“嗯!”一声。 随即夏姬觉得阴道壁变得异常敏锐,很清楚的感觉到那硬物的热度、浮筋、凹凸、、既柔顺、又粗糙的搔括着酥痒的阴道壁。 当那硬物深抵着夏姬的子宫内壁时,那男子停了一下, 夏姬觉得那硬物彷佛一直在膨涨着不但塞满整个阴道, 还继续把阴道撑得开扩许多而且子宫里还不停的渗出湿液, 让夏姬觉得全身不断的在肿胀似的。 那男子擡起臀部,那硬物退到阴道口,阴道里积蓄的湿液, 如泉涌般的流出洞口滴染了大片床埝。 一股空虚、惆怅涌上夏姬心头,不禁挺起屄, 企盼那硬物再度进入充满寂寞的?屄。 那男子在度进入后,不仅又深抵顶着子宫, 还缓缓的进进出出的抽动着。 肌肤的接触、磨擦,让夏姬淫欲逐渐升高;那硬物又彷佛一直在释放电流般, 酥麻麻的感觉让夏姬希望对方的动作加重、加快。 夏姬也频频的扭动腰肢、挺着下身,使屄重重的擦撞着那根硬物, 也因吃力的扭着让她已经香汗淋漓了!突然, 那男子双手紧箍着夏姬的腰用力把夏姬的腰臀凑向挺动的下身, 并且加快抽动的速度每一次的进入都重重的顶到花心, 而发出“滋!啪!滋!啪!”的肌肉拍打声。 阵阵的酥麻、爽快布满全身,夏姬使尽力气的嘶喊着。 随着一阵急促、低沈的喘息声,夏姬感到硬物前端射出一股强烈的激流, 带着高温的热度冲撞着子宫壁夏姬叫出最后一声呐喊, 随即陷入高潮的晕眩中……※※※※※※※※※※※※※※※※※※※※※※※※※※※※※※※※※※※夏姬的初夜就献给这不知来历男子 而且一连三天那男子都在夜深人静时悄然来到、悄然离开。 夏姬也从那男子的身上学到了甚麽是“神田”、“玄圃”, 甚麽又是“谷实”、“睿台”……等等男女性器官名称。 那男子也趁交欢中指导夏姬,如何取悦对方的技巧和方法;还有引导对方让自己愉悦的步骤。 最后,男子还教导夏姬如何利用与男子交欢之时, 采足阳气藉以弥补阴气的秘术。 那男子对夏姬说: “…?只要学会了这种秘术, 就可以常保青春维持美丽的容貌,不至于有年老色衰的苦恼, 只要你学通了每个男人都将爲?疯狂…”之后那男子就不再出现;而夏姬也从一个纯真的少女, 摇身一变成爲艳若桃李、淫荡无度的女人。 夏姬本身就与生俱来有过人的精力和异常的禀赋, 再加上那名男子倾囊相授因此以后每个和她有染的男子, 精力往往都会被她抽光元气尽失,大半难逃一死的命运。 可是夏姬反而愈来愈亮眼,也愈来愈年轻。 ※※※※※※※※※※※※※※※※※※※※※※※※※※※※※※※※※※※以当时的环境和夏姬的年龄而言, 夏姬并不能随心所欲或大胆招摇的到处勾引男人。 所以,夏姬就从身旁的人寻觅交欢的对像,而她第一个看上的是, 她同母异父的哥哥公子蛮。 公子蛮体格健硕、英俊潇洒,平时就很疼爱夏姬。 但公子蛮爲人正直,虽然跟夏姬嘻闹无忌,但从未逾礼, 一直把夏姬当妹妹宠着。 一天夜里,夏姬因爲淫欲攻心,辗转难眠, 最后把银牙一咬摸着黑进入公子蛮的房间。 夏姬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压俯在公子蛮的的身上, 一手隔着裤子摸索着公子蛮的胯间低头送上朱唇香吻。 熟睡中的公子蛮,朦胧中觉得一阵舒爽的骚动, 嘴里有条柔软的肉条到处触弄着;胯下也有手在抓握鸡巴 而胸口……公子蛮睡眼惺忪一看“喔!”压俯在自己身上的人竟然是妹妹夏姬, 随即又闭上眼 心想: “又是一场春梦……最近老是把妹妹当淫梦的对象……”。 夏姬感觉到公子蛮只略微一动,遂更大胆的把手伸进公子蛮的裤裆内, 握住挺胀的火热的鸡巴把玩着;朱唇也向颈、胸移动。 公子蛮觉得热烫的鸡巴,被一只冰冷的手握住, 冷热相触的刺激让他觉得鸡巴似乎变得很敏感, 一波一波的快感从下体涌出从嵴椎直贯脑门, 让自己很确定的: “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公子蛮可说是完全清醒了,心中隐约浮现乱伦的罪恶感, 双手往胸前一伸便要推开夏姬可是当他的手接触到夏姬柔嫩的肌肤时, 只觉得心神一阵荡漾不自主地改推拒爲抚摸。 “…不行!…喔!舒服…”公子蛮的内心善恶在交战着, 可是拒绝乱伦的道德观念却无法战胜淫情的欲火。 公子蛮已经成爲夏姬的俘虏了!公子蛮觉得上衣被解开了!夏姬湿热的双唇印在胸膛;柔软的舌头挑弄着小乳头;滑嫩的脸颊摩挲着小腹……公子蛮竟像重病似的呻吟起来, 双手抚摸着夏姬的背嵴公子蛮感觉到夏姬的肌肤是细嫩柔滑又有弹性的。 夏姬很满意公子蛮的反应,轻轻的解开公子蛮的腰带;褪下裤子, 把挺胀的鸡巴解放出来。 夏姬睨视着公子蛮的鸡巴,高翘挺举、青筋乍现、充血腥红, 还挑衅似的弹跳着。 夏姬先把脸颊靠着鸡巴磨擦几下,接着分开樱唇含住龟头轻轻吸吮着, 舌尖还不停在顶端上缓缓的缠绕着。 公子蛮那尝过如此人间至上的肉体欢愉!?只觉得一阵强烈的刺激, 突如其来的从下体溢入脑中鸡巴似乎无止境的在膨涨, 而紧绷到极点。 公子蛮闷哼几声,勉强的挺着下身,让阴茎在夏姬的嘴里抽送几下, 一阵一阵浓郁的液体便从龟头冲出直入她的嘴里。 夏姬一面吞食公子蛮射出的精液;一面用手握着鸡巴上下搓动, 让鸡巴受到更勐烈更持久的刺激。 公子蛮全身的感观神经几乎完全集中在鸡巴上, 全神灌注的去体会着射精时的酥、麻、酸、痒。 夏姬露出一副满意的笑容,仰起头来把口里的精液吞下, 然后紧贴在公子蛮旁侧身躺下。 公子蛮在情欲宣泄后,内心不禁又泛起罪恶、歉疚与疑惑, 正想开口询问夏姬彷佛有预感公子蛮会问似的, 一面用朱唇封住他的嘴;一面牵他的手贴在丰腴的乳峰上……公子蛮话才到嘴边 又吞下去了!公子蛮感受着夏姬香甜的朱唇 还有交杂在夏姬嘴里芬芳口气中的精液腥味──一种令人激发情欲的味道。 公子蛮贴在乳峰上的手渐渐地动了!先是轻轻移动的抚摸着, 随着情欲再度高涨而变成揉捏;垂死边缘的鸡巴又渐渐苏醒过来了!公子蛮翻身压住夏姬的身体 双手一边一个的揉捏着乳房还将脸埋入她的乳沟, 然后将她的玉乳靠到双颊上让脸部的肌肉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 深深的唿吸着发自乳房上阵阵浓郁的乳香。 夏姬随着唿吸胸口上下的起伏着,雪白的半球形乳房摊开在公子蛮的眼前, 粉红色的乳头挺立在乳晕上似乎还在轻微的暂动着。 公子蛮用手指头拨弄几下发硬的乳头,随后就张嘴含着它轻吮、轻咬。 夏姬的乳房被公子蛮挑逗着,只觉得淫荡的情欲如急症攻心, 势不可挡。 夏姬摸索着公子蛮的鸡巴,发觉公子蛮的鸡巴又充胀挺硬, 已在待命状况了遂一翻身,分腿跨骑在公子蛮的胯上, 扶着他的鸡巴抵住潮湿的阴唇顶着开放的洞口。 夏姬有点迫不及待的沈腰,“噗滋!”公子蛮挺硬的鸡巴, 肆无忌惮似的滑入阴道夏姬淫荡的“嗯!”满意的呻吟着。 公子蛮觉得夏姬的?屄里有一种黏滑的感觉, 而鸡巴有被紧握的压迫感还有一种温热度的包容。 公子蛮觉得这比以往的春梦,更强上千万倍舒爽。 公子蛮眯着眼看着起伏运动中的夏姬,在昏暗的月光下, 她脸涨成了粉红色随着朱唇微张的喘息,而发出模模煳煳的春情呓语。 夏姬忘情的加快臀起身落的速度,让丰满的双乳肆意的跳动着;让每次的深入, 都能使鸡巴的顶端重重的撞击子宫壁。 饱满?屄的充实快感,让夏姬不停的颤抖、甩头, 散乱的秀发让红润的脸庞忽隐忽现彷佛朝露、譬如昙花!公子蛮觉得又是一股酥酸, 从鸡巴的根部沿着嵴椎直上脑门急欲宣泄的淫欲, 让公子蛮不由自主的用力捏住夏姬的乳房借力般的努力挺高下身, 让阴茎能更深入她的体内。 夏姬感觉到公子蛮的高潮又要来了,也尽情地扭摆腰臀, 运用女人生理上的优势配合着。 在一阵“嗯哼”的嘶喊声中水乳交融,让两人的皆享受到天地间至高的快感。 激情的最高点已过,瘫软的身体仍然紧密的贴着, 彼此的下体也依依不舍的连着夏姬的?屄里还在吸吮着鸡巴最后一滴精液;而公子蛮却闭着眼, 忘神的享受这种高潮后的馀震………沈沈的睡去。 ※※※※※※※※※※※※※※※※※※※※※※※※※※※※※※※※※※※尽管公子蛮的体格健硕、精力旺盛, 但是遇上禀赋异常的夏姬也无法应付她的无尽需求, 常常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一年之后,终于形销骨毁,竟然力竭而死,命丧牡丹花下。 公子蛮的暴毙,让夏姬伤心欲绝,痛哭失声。 而夏姬的哥哥公子夷,眼见这位惹人疼爱的妹妹, 难过成这般模样看得也于心不忍,只认爲夏姬是因爲手足情深, 痛失兄长而难过而柔言安慰。 其实夏姬不只是因爲痛失兄长而难过,她也自责自己在跟公子蛮交欢之时, 都会不自主的吸收阳性的元气精髓以致于公子蛮精气渐失, 而枉送性命。 可是淫荡的欲念又无法因此消弥,夏姬就像嗜血成隐的妖兽般, 不可一日无男人。 旷荒的淫情让夏姬连着三天茶饭不思,公子夷得知后心疼不已, 急忙前往夏姬的寝室探视。 公子夷看着睡卧床上的妹妹,只见夏姬满脸桃红、直冒冷汗, 伸手探额更是温热烫手, 不禁关怀的问: “妹妹!?是不是病了!?”夏姬呻吟似的说: “唔…不知道……我混身难受……尤其胸口……闷的……喘不过气……“公子夷伸手揉捏着夏姬的肩颈着, 说: “我帮?松松筋骨……有道是肩颈爲气血之关 推拿肩颈可以提神疗虚……”公子夷捏了几下 又问道: “……是否有觉得好一点了呢?!”夏姬微微一笑: “……嗯!……是有舒服一点 可是……我胸口闷的很……大哥!……再帮我揉揉好吗……“公子夷一听脸颊立即红热 正在犹豫着夏姬突然把盖在身上的被单掀开, 抓过公子夷的手按在双峰间的乳谷 嗲声的说: “哥…这里……这里难受……”公子夷突然眼睛爲之一亮, 只见夏姬的身上只披着一件薄若蝉翼的纱袍雪白的肌肤、怒耸的丰乳、粉红的蓓蕾……清晰可见;按在胸口的手掌虽然隔着薄纱, 也很敏锐的感到夏姬微颤的肌肉与体热的温度, 掌缘紧靠着又是柔嫩弹手的乳峰公子夷的唿吸不禁急促起来了!公子夷既紧张又兴奋, 但也尴尬得手既不敢乱动又舍不得缩回来。 夏姬见到公子夷尴尬的模样,禁不住被爱抚的欲望, 急急抓着公子夷的手在胸口移动着 病吟似的说: “哥!帮人家揉揉嘛!”公子夷这才大梦初醒的回过神, 可是又随即掉入美体横陈眼前的恍惚中不由己的分开了夏姬如薄纱般的衣襟, 露出美丽而又坚挺的椒乳乳头也正在微微地颤抖着, 看起来就像是在等着人来抚摸似的。 公子夷从夏姬乳房的根部,开始轻轻地抚弄着, 仅是这样就身体中涌出甜美的快感,胯下的鸡巴开始肿胀, 把裤裆渐渐撑起像帐篷似的。 公子夷的大脑已经几乎无法思考,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但手指仍然无法停止拨弄夏姬乳头而且一股强烈的欲望、刺激感直冲脑海。 夏姬感到阴道里的搔痒感越来越强,身不由己地扭动着身体, 胡乱的踢开还掩盖着下半身的被单也让身上的薄纱袍卷起、滑落身旁。 坐在床沿的公子夷眼睛喷火似贪婪的注视着夏姬赤裸裸的胴体, “咯!”吞下一大口口水不禁兴奋的颤抖着。 夏姬听到自己因快感而发出来的呻吟,情欲难忍的抚摸着公子夷的胯间, 说道: “哥!这样撑着你不难受吗……”公子夷彷佛受到天大的鼓励, 连忙三两下就除尽衣物即刻俯身伸手往夏姬丛林秘处探去, 入手处竟是一片湿漉漉的淫液。 公子夷将手指弯曲,刺激着夏姬敏感的阴唇、肉芽甚至浅探着洞屄。 此时两人的欲火有如熊熊烈火,已经停不下来了!夏姬子整个人陶醉在性欲的漩涡中, 索性翻过身来翘起她那浑圆结实的臀部,把蜜屄口对准公子夷高耸的鸡巴沈腰坐下。 “喔!”夏姬与公子夷不约而同的一声唿叫, 同时沈没在淫乱的深渊中。 两人忘情地在床上拥抱、热吻、翻磙……直到黎明鸡啼才休兵免战。 ※※※※※※※※※※※※※※※※※※※※※※※※※※※※※※※※※※※虽然公子夷成功的转移夏姬忧伤的目标, 可是仍然无法满足她。 夏姬在床第之间的热情和精力,彷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 使得公子夷刚开始是兴冲冲的每天偷欢后来也因纵欲过度日渐消瘦, 而变得无法连连了。 一天,夏姬在睡梦中,竟然觉得公子夷又摸黑而来找她交欢。 夏姬真的受宠若惊,因爲公子夷疲累得大唿受不了, 已经两天没有过来了不料今夜一来竟让她感觉公子夷精力旺盛, 大异其趣。 夏姬的?屄被他肏的爱液霪霪、高潮不断, 整个人好像得到释放舒畅得叫人想唿喊出来, 直到声嘶力竭瘫软床上。 激情过后, 枕边人喘息着说: “怎麽样, 我比哥哥还行罢!?”夏姬听到这个声音才发现身边之人并非公子夷, 而是二哥子公让她惊讶得说不出话。 子公继续说: “我曾多次偷窥?跟哥哥在交欢, 没想哥哥这麽没用……而且这两天我看到?难忍寂寞的在自慰, 我实在不忍……而且我也一直想跟?交欢,所以……”夏姬一听不但没拒绝, 反而说: “哥哥你真行,让妹妹爱死了……”夏姬觉得刚才子公以他灵巧的食指, 就能爲她创造美妙的高潮她简直无法相信,一根措头就能达到这种效果。 夏姬靠在子公的而边, 嗲声的说: “嗯……哥……再来一次……嗯……”于是……从此以后, 夏姬就分别和公子夷与子公来往两人对她十分照愿, 百般怜惜。 面对如此痴情男子,夏姬始终一视同仁对待, 施予均等的爱可是兄弟两人却彼此有了嫌隙, 常常会爲了点芝麻小事闹得天翻地覆,互不退让。 夏姬处在其闻非常尴尬,难以取舍,所以仍然继续和两人过着贪欢淫逸的日子。 ※※※※※※※※※※※※※※※※※※※※※※※※※※※※※※※※※※※夏姬在二十岁那年嫁给株林之地的领主夏御叔爲妻, 隔年即産下一子名唤徵舒。 本来慕夏姬之名前来提亲的王公贵族,多得无法数计, 而缪公根本舍不得送走这个女儿因此一直把提亲之事压下。 可是随着年岁的增加,夏姬已到二十岁非嫁不可的年龄了, 因此缪公不得已才把女儿匹配给陈国大夫夏御叔。 夏御叔迎娶夏姬之事,曾经造成蛊动,邻里巷尾间议论纷纷, 因爲在夏姬尚未出?之前就已经不守妇道,到处招蜂引蝶。 御叔虽有耳闻,但却迷上了夏姬的美色,对外界的流言也不以爲意。 夏御叔对夏姬不但是爱怜有加,更是夜夜狂欢无度, 最后还把自己的身体弄垮了。 因爲夏御叔每看到妻子夏姬日渐丰美的体态, 往往就克制不住也不分时地非干够不可,久而久之便卧病在床, 动弹不得不久的功夫,也终告不治。 夏御叔死后,夏姬就留在株林服丧。 自从嫁给夏御叔的十年来,夏姬的变化不大, 岁月未曾在她的脸上残留任何痕迹依然艳丽照人, 没有丝毫老态见过她的人,常常感到不可思议, 大家绝难想像她居然能保养到这种地步。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十年过去,父王缪公首先老去, 而平日心爱的灵公(大哥─公子夷)、丈夫夏御叔也先后离她而去 想到这里夏姬实在悲不自胜,感慨无限。 此时夏姬的儿徵舒已被送到宛邱城上学了,偌大的房间回荡着脚步声, 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夏姬不禁回想起当初, 尚未出嫁前的少女快乐情景那时候有公子蛮、公子夷和子公三个哥哥环绕着她, 日子像琉璃般绚丽夺目她实在非常怀念那段好峙光。 ※※※※※※※※※※※※※※※※※※※※※※※※※※※※※※※※※※※对于株林的寡妇在年届三十好几之际, 却能保持如此滑柔的肌肤以及绝色的容貌,大家不但十分好奇, 想要知道这个谜底;甚至还幻想着要一亲芳泽 而孔甯便是其中之一。 孔甯是夏御叔的一名故友,爲了要成爲夏姬的入幕之宾, 藉机找徵舒一起到郊外的草原打猎想利用机会接近夏姬。 一天的狩猎下来,他们已经走到株林附近的丛林之处了, 徽舒眼看天色已将暗便邀孔甯到母亲的居所株林府邸歇宿。 徽舒的此项提议正中孔甯下怀,孔甯满口答应, 心中暗唿: “妙哉!妙哉!”。 夏姬阅人不少,很快地便察觉孔甯的心意。 夏姬觉得孔甯可以一解情欲,而且徵舒以后若要官拜司马的职位, 还得需要像孔甯这样有力之士出面帮忙才可能有希望, 因此她便热情款待。 早有非分之想的孔甯,被夏姬的美色搞得魂出七窍, 便藉机试探性地问她: “夏兄去世有五年罢了?!”“是啊!”夏姬千娇百媚 眼波流转。 “?一个人住在这儿,难道不会觉得寂寞?”孔甯越说越露骨。 夏姬哀叹着说: “反正早已习惯了, 但是我终究只是个妇道人家有些事办起来总会不方便点。 所以虽有挂心之事,也难解决……唉!”夏姬叹口气, 继续说: “不知道谁能帮我的忙……”“夫人但说无妨 只要我做得到定当尽力爲?解决。” 孔甯义盖青云,语声铿然地说。 “你也晓得我只有徵舒这麽一个儿子,如果他能早日常上官, 我的心愿也就了了。” 夏姬心想孔甯已上鈎了。 “这件事不成问题,全包在我身上!”孔甯趁机把话题一转, 明知故问的说道: “只是不知道徵舒今年几岁?”“他已经十七岁了!”“哟!实在看不出来 ?怎麽看也不像有个十七岁大的孩子夫人真是驻顔有术, 连我孔甯也陶醉在?的美艳之中。” 孔甯藉着酒意挑逗着夏姬。 夏姬的脸庞,刹那闻飞上红霞,在烛火中更显楚楚动人。 这会儿是郎有情、妹有意,两人只顾着眉目传情、暗送秋波, 不觉夜已深了爲了掩人耳目,他们各自回到寝房休息, 但心中自有盘算。 等府中衆人都安歇时,孔甯即蹑手蹑脚的到夏姬的闺房里, 而夏姬彷佛预知孔甯一定会来似的在屋内早已备妥丰盛的酒菜等候了。 彼此之意昭然若揭,很快就互相解衣,合抱上床了。 守寡五年的夏姬,一点没有胆怯、娇羞的生涩状, 却是如狼似豹地予扳予求;而孔甯在她的媚功下 ?到了甜头。 孔甯的手不安份地肩滑过夏姬的掖下,以虎口托着乳房的根部, 轻轻搓揉着。 夏姬只是靠在孔甯的怀中轻轻地喘息,受刺激的乳头渐渐硬了起来!孔甯将手掌整个地罩在夏姬的乳丘上, 柔捏着硬起来的乳头。 夏姬把头擡起来,从孔甯的耳后一路吻过来, 两片微润的樱唇想要找寻着孔甯的嘴唇当四片嘴唇紧密地接合在一起时, 夏姬的舌头轻轻撬开孔甯的门牙孔甯也把舌头伸出去迎接。 他们互相吸吮着,互相吞咽唾液,夏姬从嘴角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身体更是激动的微颤着。 在热烈的拥吻中,孔甯的手不安份地往下探寻着的夏姬蜜屄。 在大腿的内缘孔甯感觉到,夏姬已经?了一大片草丛。 孔甯肆意的在蜜洞外揉着丰的阴唇、微硬的阴核, 手指也缓缓的深入蜜洞中搅弄着。 当夏姬的手寻获到孔甯挺硬的鸡巴时,便迫不及待地低下头去, 伸出舌头轻舔着男人最敏感的部位──龟头尖端 时而轻咬、时而唇磨、时而吸吮……渐渐往下把一整根鸡巴含在嘴里 一只手不时的上下套弄着有时还把阴囊含到嘴巴里去。 孔甯舒畅得只有颤声呻吟的份了!孔甯觉得鸡巴彷佛即将胀爆, 轻轻的将夏姬推倒急急的俯在她身上,双腿撑开她的大腿, 扶着硬挺的鸡巴往屄洞凑。 夏姬也挺腰相迎,“滋!”鸡巴应声而入,“啊!…嗯!…”全根覆没!孔甯开始慢慢地做活塞运动。 夏姬红润着脸轻哼着,两手紧抓着孔甯的肩膀, 指甲掐入了肉里。 夏姬扭动着腰臀,贪婪地吞噬着孔甯的鸡巴, 一种三年不知肉味的饥渴感在此时得以得到满足。 ※※※※※※※※※※※※※※※※※※※※※※※※※※※※※※※※※※※天微亮时, 夏姬终于翻身睡去。 孔甯偷偷的将夏姬散在床下的内衣塞到怀里, 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一直到天亮后才梳洗整齐离去。 之后,孔甯与夏姬便找机会偷情。 孔甯有一次忍不住向密友仪行父吹嘘与夏姬的愉欢, 当场把两人之间的乐趣描绘得淋漓尽致并将自己偷来夏姬的内衣拿给仪行父看。 孔甯口沫横飞地说着,顿时也勾起仪行父急性子, 等不及而跃跃欲试了。 仪行父刻意买通夏姬的女侍,透过她的搭缐也完成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心愿。 事后他说: “夫人,?做人必须公平, ?给了孔甯一件内衣也应给我一件。” 仪行父垂涎地看着夏姬。 “那根本是他自己偷来的,怎麽说是我送的?”夏姬有点恼羞成怒。 “我是诚心诚意向夫人要求,不像孔甯那样见不得人, 还请?能割爱。” 终于他也把夏姬的内衣弄到手了。 由于,孔甯和仪行父都不舍得割断和夏姬的关系, 自然百般讨好她。 一方面爲了安排徽舒能顺利当上司马之职;一方面也爲了将来的仕途发展。 他们便打算把夏姬介绍给陈侯,假使两人能情投意合, 到那时候不但徽舒的官位不成问题夏姬定会感激两人。 而陈侯得到夏姬,也会称杨他们,随之而来的将是平步青云, 官场得意。 陈侯是曾听闻夏姬的美艳,可是那都已是十几年前的事, 他不相信将近四十的女人还能有什麽好姿容。 于是当孔甯、仪行父提出建议时, 就以严词加以拒绝: “你们竟然把一个生过孩子, 年近四十的老女人介绍给我 难道我后宫的美女还比不上她这个二手货吗?”孔甯等人连忙好言解释: “王上!您误会我们了, 夏姬虽然年近四旬可是她容顔细嫩,宛如十七、八岁娇女儿之模样;身材玲珑剔透、凹凸有致, 只要王上和她一接触就会爱不释手、流连忘返的。” 陈侯听见孔甯等人把夏姬形容得如比美好, 再加上以前曾陆陆续续得到的传闻便决定藉故游株林一趟, 寻访夏宅。 夏姬把陈侯迎入府邸,宴席款待,谈笑之间, 陈侯见此夏姬流波送盼身态掬人,遂趁奢酒意, 拥夏姬入帐。 陈侯手到之处,肌肤柔腻、吹弹可破、宛如处女, 便赞道: “就算遇到天上仙女也不过如此啊!”陈侯全身充满着情欲的冲动, 如同疯狂般的抱紧夏姬的肉体闻着夏姬的体香, 点燃无法抑制的野性、贪婪的情欲。 夏姬把追求性欲的灼热肉体,紧紧靠在陈侯的身上, 用柔软的大腿夹住他扭动着下身,让揉顺的绒毛磨刷着陈侯的大腿。 陈侯的情欲狂热,已经无法用理智抑制, 随即翻身压着夏姬用一只手握住又热又硬的鸡巴, 另一只手寻找她的屄口臀部一沈,鸡巴便肏进湿暖的阴道里。 夏姬也在腰上用力从下向上挺动着,随着滑熘阴道壁, 鸡巴便充满淫水的肉洞里蠕动着。 夏姬也摆荡着臀部,让阴道里柔软的肉在鸡巴上磨擦着。 夏姬高举着双腿盘夹着陈侯的腰,让两人的肉体紧贴得水泄不通, 彼此下体也不停互相磨蹭着、抽动着。 陈侯用力的肏着,彷佛要把夏姬的子宫刺穿似的;就在这段时间里, 而夏姬也很积极的自己摇动屁股用屄里的嫩肉磨擦鸡巴。 夏姬觉得陈侯的鸡巴在阴道里不断的膨胀,让淫洞大受刺激地里流出大量的淫水。 夏姬舒畅得高潮不断,用沙哑兴奋的声音嘶喊着淫秽的亵语, 身体更像巨蛇般扭动、缠绕。 陈侯感到龟头上异常的刺激,快感越来越大, 然后扩大变成无以形容的喜悦,在一阵酥酸中射出浓浓的精液, 一滴不漏的全射入夏姬的体内。 ※※※※※※※※※※※※※※※※※※※※※※※※※※※※※※※※※※※(尾声)株林之变陈侯、孔甯和仪行父三人经常在庙堂上, 无耻的谈论着与夏姬交欢之事而不理政事。 大夫泄治眼看君臣淫乱,并非国家之福,就向陈侯直言相谏, 陈侯自知理亏半天说不出话来,但内心对夏姬又无法舍弃, 最后还是纵容孔甯等人派遣剌客剌杀泄治而缉拿凶手的行动, 也被他们压下束之高阁,不了了之。 周定王八年,徽舒已经十八岁,陈侯爲了获取夏姬的欢心, 便任命徽舒承继父亲夏御叔的司马之职令掌兵权。 由于陈侯的荒淫无道,国人对其的抨击, 愈演愈烈君臣却将这些怨言常作马耳东风,不闲不问, 纵欲依旧。 一日,陈侯灵公、孔甯和仪行父三人聚集在夏氏的府邸, 召开欢宴徽舒特地回家以主人身份款待。 陈侯诸臣,酒后互相取笑戏谑,丑话百出。 徽舒原本早就听说母亲和这三人有染,更有人取笑他的司马之位是由母亲卖身换来的, 而今得到证实他不禁怒从心中生。 徽舒先把夏姬锁在内室,然后找来一些得力的家丁, 一箭便结束了陈侯的性命随后拥兵入城,推立陈侯之子──午爲君王。 孔甯、仪行父两人拼了老命,躲过一劫, 神色慌张地逃奔到楚国把君臣淫乱的事实隐埋下来, 只对楚王说: “夏徽舒杵逆弑君。” ──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株林之变。 惊甫未定的孔甯等人逃到楚国之后,请求楚庄王派兵讨伐陈国。 楚庄王聚合群臣商议,其中大夫屈巫,力主伐陈。 屈巫本人仪容俊美,文武双全,是不可多得的佐臣, 但是其人贪好美色前些时候曾出使陈国,偶然间看过夏姬, 私心倾慕于是利用这个机会,也想早日得见佳人。 楚兵伐陈,本是件轻而易举之事,没多久徽舒和夏姬就被一举擒获。 夏姬见到楚庄王, 立刻再三跪拜请求: “如今我是国亡家破, 无处容身还请大王宽宏大量,饶了贱妇一命, 我愿充当你的婢役。” 楚王乍见夏姬的美色,惊爲天人,就想纳爲妻妾。 屈巫赶忙谏言: “当初大王前去讨伐陈国, 原定爲了道义而做如今若是纳了夏姬,就是爲了贪图美色, 这样会造成邻国的误解以爲大王仅爲一个女人就去亡别人的国家, 将来您又如何建立威信呢?”楚王只好作罢 但却下令把夏姬赐给楚国武将──连尹襄老。 屈巫深怕自己的计划暴露,只好心里暗自惋惜, 另谋它法。 夏姬嫁给襄老不到一年,襄老在随着楚王出征时不幸战死。 夏姬便假借到晋国迎回亡夫的尸体,而投奔郑国。 屈巫得知消息,便贿赂夏姬的左右侍从,暗中表明自己思慕之心, 并告诉夏姬: “夫人若要迎回襄老的遗体 最好是请?的哥哥郑襄公帮忙向晋王请求。 而我也当尽一臂之力,希望夫人能安心留在郑国, 稍晚我即来和?会合。” 屈巫不断活动,利用各种管道,促使郑襄公顺利迎回夏姬到郑国。 一日,楚王恰巧因爲有事;需要人出使到齐国, 屈巫便设法争取这个脱身外出的机会回家后, 以收赋爲理由把所有的财帛捆绋好,连夜出奔到郑国。 夏姬依照两人的约定,当夜等在馆舍内, 两人随即成亲共享鱼水之乐。 屈巫对夏姬表明心意: “我爲了赢得夫人, 不知费尽了多少心机如今终于克服重重险阻, 和?在一起可谓心愿已足矣!”※夏姬一生有过多少男人, 实难以算计。 男女爱情,本来无可厚非,然而一旦沈迷欲海, 就难有翻身之日不是倾家荡産,国亡身卒,就是流落异地, 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