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半夜,我他妈的和我的女人吵了架──这是从我们交往以来最严重的1次干更夸大的是…我根本不知道我们为何吵架。 事情要从昨天下午说起。 昨天是我们俩共同休假的日子,所以我们睡到很晚。 起来的时候已是下午3点了。 「要不要来1下?」我问侧躺在我身边的她──我知道她已醒了。 我硬挺的下体正轻轻的磨蹭她的大腿;若她醒了的话, 她会逢迎我的力道移动身子──这是我们交往3年的默契。 她没有回应──彷佛还在睡似的。 但我知道她在装的,她若真睡着的话,鼻息间会发出类似婴儿打鼾的声响。 我伸手进她宽大的T恤里,然后轻轻爱抚她的双乳──我很喜欢在冬季的被窝里摸她的乳房, 就好像两个人体热水袋似的──不过肏…里头的成份比纯洁的热水好太多了 那种手感干…真是难以形容的爽…「唔…」她呻吟着。 「要吗?」我用我最性感的音调说道──同时感到我手中的乳房的尖头部位稍稍的硬了起来。 「要不要来1下…」「妈的──」她突然像被鬼肏了似的坐了起来。 「现在几点了?」「好像3点多吧?」我看着墙上的时钟说, 近视让我不太肯定口中的答案。 「怎样啦?」「还来得及…」她跳下床说, 「我要去银行帮我妹缴学费你忘记啦?我老妈昨天托我们的呀?今天是最后1天了──」「厚──转帐就好啦。 」她妈真是世界上最鸡歪的女人。 本来不同意我们同居的,后来却由于自己外头的狗男人没地方住, 而要她女儿搬来与我同住。 「我妈就是不放心转帐嘛──」她说。 「快点啦。 」「可是…我…」我说。 我们到银行缴完学费后,又到外头晃了好1阵子, 回到家好像是11点多吧。 回来时,手上多了1堆宵夜,和1部百事达租回来的电影。 然后我们俩就1起看1部叫甚么《恐怖社区》还是甚么的烂电影, 我们完全是冲着《变形金刚》的男主角才租的 不过这部电影还真肏他妈的滥…完全看不懂在演甚么…根本就是1群俊男美女的智障组合在弄轰趴嘛…我们1面吃臭豆腐和盐酥鸡 1面干谯这电影的滥剧情。 「连我那智障mm写的小说都比这好看──」我女人说。 我们的电子钟屄的1声──告知我们整点时间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干…我发誓我完全不知道为何──弄不好是电影他妈的太难看了吧──妈的, 我那女人突然发飙…然后突然很用力的推了我的头1把 害我他妈的咬到舌头痛得我大声的靠北1声。 「杠…」我说。 由于舌头咬到而显得有点大舌头。 「你杠麻──」她接着开始歇斯底里的发疯了…说甚么她后悔跟了我…抱怨我甚么我薪水少得可怜…甚么我个性不够男人…没有我他妈的男子气势, 又对她不够好甚么的还说甚么跟我的这3年里, 完全没有体会到幸福…干我根本不知道产生甚么事…「我对不起你甚么啦?」我问…但她绝不给我转圜的空间 仍噼头狠狠的骂着好像我她妈的瞒着她在外头肏了几百个女人似的。 然后更她妈的的恐怖的是…妈的…我历来不知道她这么可怕──她1面骂我, 1面还动手动脚的──全部人像发了疯似的不断往我身上捶来 几近就像鬼上身似的…后来乃至抓了我懒趴1把 干…好像要把我的懒趴拔掉似的──干我痛得我屎都快喷出来…我差点就要揍她 我真是第1次这么想揍女人 我拳头都握紧了──几近就要出拳了。 但是她的脸──那张我最熟习、最心爱的脸还是让我不忍出拳, 妈的…谁叫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干也是我这辈子活到现在第1个爱我的女人…我妈的实在下不了手…干可是歇斯底里的她几近就要把我打死了, 我只好狠狠的用力1推把她推倒在沙发上。 干…她被我推倒后就不动了,好像妈的死了似的…我正要担心要过去看她的时候…她却缓缓坐起起身…然后恶狠狠的瞪着我。 「你到底干麻──」我惊魂未定的问,「发疯了吗?」「疯你妈的屄…我肏你妈的穴…我肏你全家…」她说。 这是我第1次听她用如此龌龊的语言。 「我肏你妈…你妈的给我滚…不然我他妈的咬下你的臭屌…」「你到底怎样了?」我问。 「滚──」她把整盒的臭豆腐往我这里丢来。 「滚──」肏…我只好离开。 干,我出门后…就听见她鸡歪的在狂哭…妈的她哭的声音让我很心疼…好像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被人用刀反覆的割似的。 我站在门外不忍心离开…我等了很久…大概1小时有吧…干我没戴手表其实也不知道到底等了多久…然后, 我听到里面的哭声愈来愈沙哑、愈来愈小后来终于没了…妈的随着她哭声的渐渐的消失, 我心里突然有1股肏他妈的不祥之感好像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正1点1滴的熔化、1点1滴的消失似的…所以我打开门──我看见她跪在沙发上…「我…」她听见我的声音, 缓缓的抬开端──那是1张苍白的脸颊和1双红得像出血的眼睛──然后她好像用尽自己最后1道气力似的 吼出──「滚…」我心情肏他妈的很差所以打算先离开1阵子, 打算等她冷静冷静以后再回去。 然后我下楼后到小7去买了1包7星和3瓶啤酒, 走到我们公寓对面的1个小公园。 干我们公园晚上时是很阴森恐怖的,路灯他妈的只有几支, 走进去时灰蒙蒙的1片几近甚么都看不见。 干在这类情况下,公园里又长了1堆树…干他妈的, 这树还不是整整齐齐排列的好的而是随意乱长──真他妈的是随意乱长──东1颗西1颗, 完全没有计划…妈的好像有几个龌龊的、巨大的裸体勃起男人随意躺在这──彷佛随意抱着1颗树磨擦的话 树就会射精似的…干实在弄不清楚市长他妈是怎样当的 1个市中心的公园居然可以弄成这样…市中心耶…肏!我在里面乱晃、4处乱走 手上点着1支菸。 然后,我走到1个里面半点水都没有的喷水池旁。 喷水池上面都洨痕──这里是着名的打炮胜地──所以妈的我只能坐在地上, 头靠着喷水池。 我打开啤酒,喝了起来。 干,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对她不好…我甚么都迁就她甚么都给她她说想要搬到城市来, 我立刻抛弃朋友、抛弃工作跟她来这个鸟城市…我甚么答应她──干她妈的 上次她叫我舔她屁眼说甚么爱她就不应抗拒任何事情…我也舔了, 妈的还用力伸舌头进去…妈的可是我要她别戴保险套替我口交 她却不肯…说甚么屌的分泌物太臭、太腥甚么爱她就不该委曲她…那她爱我吗?干…肏…好险她口交技能不错…干还有上次她生日, 说甚么想玩33P我也陪她玩了…干还是两男1女的3P, 她居然要我跟她前男朋友1起弄她…还向我保证甚么她跟前男朋友的关系只剩性欲 完全没有半点爱情成份…还说甚么她前男朋友的性技能很好 可以指点我…肏我都依了她…乃至还为她假扮玉成身只露屌的蜘蛛人 与他假扮成老夫子的前男朋友1起弄她…只由于她从小到大的性空想对象是蜘蛛人和老夫子…妈的她究竟是怎样?…之前都说甚么不怕跟我吃苦 甚么只要两个人在1起就好3年来我也没也没亏待她, 也没凶过她…要甚么我都尽可能给她…可是她突然发疯究竟是怎样…?肏──我到底哪里对她不好吗?居然把我当傻子、把我当狗…肏他妈的肥屄…我越想越气 3瓶啤酒全干完了…但酒精就跟老女人的屄1般 松松垮垮、完全不够力…完全不能让我爽、让我好过1点。 肏,我靠着喷水池,然后往天上看去,肏…1颗星星也没, 全被乌云挡住月亮像屄似的只剩1条缝──肏…是怎样?全球都跟我过不去吗?就在这时候候──我听见树林有怪声音, 好像甚么人在喘气的模样。 干黑沉沉的1片让这声音超恐怖的…肏…现在半夜时分…难道真有甚么鬼东西在这?我把手上的啤酒罐用力捏了1下, 然后扔在地上。 我以为这样的用力动作可让我的睾丸酮分泌1些、让自己MAN1点, 胆子大1点让自己不会那末惧怕…干…可是当酒罐砸到地上时, 清亮的铿1声却差点吓死我自己…肏…我感觉到自己懒趴都抖了1下 妈的…懒趴抖完后彷佛突然苏醒了想起自己刚刚被攻击──所以就他妈的痛了起来…干…我彷佛输精管都被她拔断几条了…肏贱女人…然后我全神贯注的往树丛间看去──妈的吓死我了──我看见两个光点1闪1灭、飘来飘去的──就像鬼火似的。 「见鬼啦──」妈的我像个娘们似的大叫1声。 肏他娘的,我全身又疯狂的抖了1下,全部阴囊狠狠的收缩──肏他妈的──两颗睾丸此刻又狠狠的抽痛了1下, 好像被人转了好几圈似的。 我的冷汗开始狂飙──脑袋开始显现出1堆鬼的画面──同时又想起我女人刚才产生的事…她刚才不会是中邪吧?肏他妈的──鬼难道随着我来了吗?「汪汪──」肏──原来是狗。 我松了1口气,阴囊同时开始松弛…感觉都掉到膝盖了…「肏你妈的笨狗, 妈的你在吓谁呀?」我对着笨狗说…「汪…」狗又叫了1声。 这时候我心更安了…「肏你妈的笨狗…」我又叫了1声。 同时用力踩1下地下的啤酒罐,哈哈笑了1声。 「对不起…」树丛间此刻传来了1阵声音。 那是女孩的声音。 「有人吗?」我肯定那是女孩的声音──人的声音──那声音太过真实…使得我不再惧怕了…「请问…有人吗?」悉窣悉窣1阵声响, 某个人正从树丛间走来;狗同时又吠了好几声 肏我更肯定那是人了──半夜来熘狗的人?!…「对不起呦…」1个漂亮的女孩从树丛间走出 身边随着1只米格鲁──看起来有点呆、有点蠢、好像会把自己拉的屎吃下肚的的米格鲁。 她向我这走来。 「不好意思呦…」肏…她站在我眼前时──在没啥力的路灯的照耀下──我才发现她穿着超短、让全部屁型相当清楚的粉红小热裤, 和1件超紧身的小白T恤柔软的棉质好像…干该死…那是点吗?…她好像没穿亵服…「呃…」我1时之间语塞了。 「不好意思…我吓到你了。 」她赧然的说。 笨米格鲁此刻开始大便。 「我今天加班太晚…所以这么晚才熘狗,哎呀──小呆, 怎样这时候候才大便?在男生眼前大便你不害臊呀?实在不好意思…」「不会不会啦, 」我说「我才不好意思──希望我没有吓到你。 」「不会。 」她说,「我才不好意思──半夜出来熘狗吓人。 」米格鲁的还在大便──她仿佛便秘了。 「不会──是我的错。 」我说…干她真正。 「你怎样这么晚1个人在公园呢?」她问…米格鲁还在大。 「说来话长…」我说,「跟女友产生了1些争执…」我不想说下去──「唔?」她睁着大眼睛问我, 1副很关心我的模样…「为何争执呢?…」干他娘的那真的是乳晕…「愿意说给我听吗?──不过 我不是爱听8卦啦…」她害臊的低下头…「我知道我知道…」我说 干她屁股真俏「你只是出自于关心吧──我很开心你这么关心我…很感谢…」「那你愿意说给我听吗?」「固然…」「那我们到那里说吧?」她指着喷水池说。 「我先把狗绑起来。 」她走向树丛间,然后将狗绑在1颗细细长长的树上头。 「走吧──」她挽起我的手。 干…我有点不敢相信。 我们走到喷水池旁。 她坐上喷水池,然后睁的大眼睛看着我。 这里的灯光更亮了──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脸…妈的超正的1个女孩, 大约210岁有种年轻日系OL的味道…粉红色发圈扎着小巧的马尾…还有干…光线将她白色T恤的乳房映照得非常清楚…不大、约B罩杯, 乳晕很漂亮──那是我最喜欢的1种乳晕形状…小巧极圆比510元硬币大不了多少…干还有她1双雪白的美腿…肏她的裸体已在我脑中跳起舞来了…「你也坐吧──」我点点头 坐上喷水池。 我转身看那个裸体的喷水小 男孩…──他恶狠狠的瞪着我, 好像在羡慕我的好运…米格鲁此刻吠了1声──看来她的确想吃自己的屎。 「有菸吗?──」她问…我吓了1跳…「有」我说…我把7星拿出来, 抽出1支给她。 「先帮我点燃──」我迟疑1下,然后把菸放进自己的嘴里…将打火机打开, 勐然吸了1口…我好像吸了大麻似的…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我把菸递给她…自已再拿出1根菸…「事情是这样的…」我打算跟她谈今晚产生的事…她转过头来…然后把烟吐我的脸上…我彷佛可以闻到她体内的味道…「我今晚过得很糟…」「唔?…」我有点摸不着头绪──我以为她是要来听我述苦的?…「我只是想找个人宣泄1下…」她说 又吐出1口烟。 她的大腿细嫩得彷佛轻轻1拍就能够拍出牛奶来…「你愿意吗?──」「宣泄?──」我说…咽了1口口水…「别装蒜了…再装就算了…」她说…刚才无辜年轻OL的口气不见了…然后她将手放在我的裤裆上面…轻轻搓揉…我顿时感到1股酥软…「要吗?──」我点点头…「你喜欢怎样做?」「别说话…」她把菸丢进喷水池…然后两只手都放在我的裤裆上…她的技能很棒…隔着裤子1下子就掌握到我…我试着吻她…她别过头…「不要亲吻…」「抱歉──」我说, 同时将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我也开始搓揉她的双乳…她的乳房虽然没有我女人来得大 但触感非常好…我轻轻的搓揉着…不敢太用力…干──她美得彷佛略微1点力气就会把她毁了似的…她接着站起身子 然后脱掉雪白的T恤…肏…她真的是没穿亵服的…干那是我这辈子看过最诱人的乳房…就连AV女优也比不上…干…她接着将我的裤子退去。 此刻我的下体已全然肿胀…我认为这是我这辈子被夸大的1次勃起…好像再充1点血, 阴茎就会爆炸似的…她蹲下身子…然后开始搓揉我的下体…没有任何衣物的隔阂感觉就是不1样…她不直接碰触我最敏感的地方 而先轻轻握住我的蛋蛋好像我的蛋蛋是甚么宝贝似的…先前的\攻击让我的蛋蛋异常敏感…我轻轻哀了1声…「我太用力了吗?──」她从下面抬开端问我…干…她的1双眼睛真美…这样的清纯的女孩替我做这样的事…我突然有点罪行感…「不会…」我咽了1口口水…「请继续…」然后她食指与中指扣住我的根部, 轻轻的上下晃动──她刻意不碰我的龟头…好像要把珍贵的留在最后似的…我感到自己精液已蠢蠢欲动…她1面抚弄我的蛋蛋 1面玩弄我的阴茎根部…干…实在太爽了…我忍不住又伸手摸她的乳房…「快要射的时候要说呦──」她抬开端跟我说 「不要那末早结束呦──」说完1口将我含下…肏我简直要飞起来…太舒服了…她的湿润小口好像吃人的阴道似的──我觉得\自己全部人、包括我那该死的灵魂…就要被她吸进去了…「啊…」我呻吟着 「我要到了…」她勐然停下「不行──」然后用力扣住我的龟头…避免我射精…「这时候候还不行呦──」她笑着说…「还有人要来呦…」她1面站起身子, 1面说…我吓了1大跳…我以为自己中了神仙跳…干肏…死定了…这下糟了…「姊──」她对着树丛说 「可以过来了…」我往她看的方向望过去…我看到几个亮光…然后是1个白色的蛋糕…端着蛋糕的人是…我的女人。 「生日快乐…」她走到我的眼前说,「生日快乐──宝贝…希望你喜欢我替你安排的生日…」然后…我们3人干了1整晚…我想这是我活到现在的──干我想以后也不会有更好──最好的1次生日礼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