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与祝英台(别传4)2000-09-06上回说到, 祝文彬在自已房间里将她妈妈插到欲仙欲死时 原来祝公远这时也正在……祝公远带着满身酒气 踏进祝公馆后就往自已房间里走去。 回到房间一看,咦!怎不见夫人呢?心想女儿祝英台这几天不舒服, 夫人可能上女儿的房间去了自已也想看看女儿怎样, 就往祝英台房间里去。 上了楼台,到了祝英台房间,见房门也没关上, 行到房门口就听见“嗯……嗯……嗯……”的呻吟声 女儿怎这痛苦?走近点一听咦!不对呀!那种声不像是痛苦所发出来的呀!轻着脚步, 贴着门边探头向里边一看,阳具马上就直竖了起来。 祝英台见哥哥跟母亲走了后,就把棉被拉开, 只见自己的阴户还一直有水在渗出来阴户内骚痒得难受, 试着用手去摸一摸“啊……”舒服死了!就把衣服脱去, 张开双腿用手往嫩屄里抚弄着,“嗯……嗯……嗯……”舒服得闭上眼在呻吟着。 “英台!”突然,一把声音在耳边响起, 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缩到床角里去, 起头来一看: “爹?”再看, 咦!怎爹爹手在胯间拿着自已的大阳具?难道哥哥告诉了他 也来帮我治病吗?祝公远探头向房间里边一看 只见女儿全身赤裸闭着眼,正在床上手淫,不断地扭动着玉体, 一只手在抚摸着乳房另一只手放在光洁无毛的阴户上不断的磨擦着。 平时见女那温文儒雅,想不到也这淫荡,忍不住就把已硬得难受的阳具掏出来, 一边看一边上下的套弄着套弄了一会儿,实在不忍不住了, 就走到祝英台的床边。 “小荡妇,过来让爹帮你。” 说完后把祝英台拉到床边,一手把女儿的头按向阳具去, 另一只手抓着女儿的小乳房大力的挤压着。 祝公远可能受了酒精的影响,又见乖女儿原来这淫荡, 觉得特别的刺激不觉兽性大发。 接着把女儿推在床上,拉起她的腿,套了几下自已的阳具, 就插进女儿的嫩屄里。 祝英台被爹爹拉到床边,把自己的头按向他的阳具去, 爹爹的阳具没哥哥的大而且还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 想叫爹爹不要话没说出来,阳具已硬塞进嘴里去了, 爹爹还大力的挤压着她的乳房。 接着又被爹爹推在床上,拉起她的腿,祝英台头向爹爹望去, 只爹爹双眼通红一手高自己的腿,另一手很急速的套弄着自己的阳具。 “啊……!”阴户传来的痛楚,痛得祝英台眼泪都出来, 大声叫着说: “爹……不要嘛…很痛啊!……爹……不要嘛……不要啊……”只见阴户内有些血丝流出来。 祝公远被女儿的一声惨叫,见女儿阴户内流出来的血丝, 人也有些儿从激动的兴奋中清醒过来把女儿的腿放下, 人趴在女儿身上阳具仍然插在女儿阴户里, 停止了抽插的动作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儿一边的乳头, 一手轻轻的在另一个乳房边抚摸打圈嘴吮着乳头。 抚弄一会,又把舌头伸进女儿嘴里,挑动着女儿的舌头, 双手仍然做着抚摸乳头的动作接着缓慢的抽动阳具。 英台因获头被轻轻地抚弄、吸吮,阵阵的快感刺激, 直传至阴户内淫液开始又大量地涌出来, 阴户内慢慢的已没那痛楚。 爹爹缓缓地再抽动着阳具,慢慢的祝英台就开始感受到性爱所带来的那种欢愉, 阳具的抽动磨擦着两边阴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麻痒、酸软的感觉, 淫液不断地涌出来开始感阴户内的肌肉有点像抽筋一样的痉挛着、抽缩着, 很舒服很舒服。 “嗯……嗯……爹……爹……插快一点……啊……插快一点嘛……爹……嗯……嗯……”祝英台快活得开始呻吟。 “啊……啊……不行了……”话没说完, 祝公远已将精射在女儿的阴户里接着阳具也开始软下去。 “啊!爹,很舒服呀, 你尿在女儿里面的感觉真好呀!”祝英台说: “爹!继续动嘛!咦?爹你怎软了呀?我还要!我还要嘛!”祝英台在开始有感觉、有高潮的时候, 老头祝公远就停了下来她就好像是被吊在半天的水桶一样, 不上不下淫屄内淫液还不断在流出来,骚痒的感觉还未消, 怎爹爹撒了泡尿就停了呢?“唔……爹我还要嘛!”说完用手伸下去抓她老爸的阳具, 一手摸上去“唔?爹,你的阳具怎软绵绵, 黏唿唿的?你快把它弄大呀!我还想要嘛!”祝英台扭动着身体 撒着娇说。 祝公远射完精后,已舒服得全身无力,躺在女儿身边休息。 谁知这个刚经人道的淫女儿,却一手捉着他的手臂, 另一手勐套着已软下来的阳具还在撒娇说要。 自己要再来一次,那是不可能的了,只好, “好吧!好吧!”祝公远坐起来说: “爹爹用舌头帮你吧!”说完就爬到女儿的腿下去。 分开两腿,只见光洁无毛的阴户上有些红肿, 淫屄边沾满了淫液和精液掰开嫩屄,一些黏有少量血丝的精液夹着淫液由嫩屄流出来。 祝公远把舌头伸长,插入女儿的淫屄内, 头前后的摆动将一只中指蘸了些精液插进女儿的屁眼内, 在屁眼内抽动着。 “啊……”最后女儿大叫一声,淫屄内涌出大量的淫液, 祝公远知道女儿高潮来了终于泄了出来。 第二天,祝公远正在书房看书时,祝英台走了进来, “怎样?宝贝好点了吗?”祝公远问。 “爹!你还说呢?”祝英台撒着娇的说: “昨天晚上差点给你插死了, 现在下面还有点痛呢?”祝公远望着女儿翘起嘴吧撒娇的样子 老淫虫的淫心不禁又升了起来: “过来 让爹看看。” 祝英台向她爹走过去,站在爹爹旁边, 祝公远用手掀起女儿的裙原来这个淫娃裙里面什都没穿, 肥白无毛的阴户隆起阴户中的红肿已开始消去了。 祝公远看着这美丽的淫屄,忍不住伸手去抚摸, 又把手指轻轻的插入淫屄中接着把头伸进女儿的裙里, 用舌头吸吮已开始流下的淫液。 女儿就这样站在书桌旁,让父亲玩弄着淫屄。 玩弄着女儿淫屄时,阳具在裤内涨得难受, 把它拿出来后拉着女儿跪在椅子前把阳具塞入女儿的口中。 女儿在吸吮他的阳具时,他将女儿的裙拉起, 俯身向前用手指从女儿屁股后伸入淫屄中, 插弄着肥白无毛的淫屄。 祝公远起身将书房门关上后,要女儿向前趴在书桌上, 把她的裙子脱去从后面插进女儿的淫屄内。 正在抽插的时候,突然有人把书房的门推开走了进来, 原来是银心正低着头捧着泡好了的茶拿进来给老爷喝。 银心进到房中见到老爷光着屁股,正站在书桌边, 前后的摆动着屁股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老爷马上转过来,原来还有小姐,也是光着屁股, 正趴在书桌上老爷的阳具正插在小姐的阴户里。 她吓得转身就想走。 祝英台听见“啊”一声后,把头拧转到后面去, 正好父亲也转过身去。 她看见银心正想走出书房,“爹!快把银心拉回来!”祝公远跑上前把银心拉住。 “老爷!你放了我吧!”银心很害怕的说: “小姐!你放了银心吧!”“就这样放你出去, 你对其他的仆人说怎办?”祝英台说。 “小姐!我不会说的。” 银心哭着回答。 “你过来,像我一样让爹爹把阳具插进你的阴户里后, 我就放你走。” 祝英台说完后,就和她父亲一起把银心拖到书桌边来, 把银心推得仰卧在在书桌上祝英台把她的裙子脱去。 祝公远想不到女儿会想出这缍葙v个办法来, 他把卧在书桌上的银心两条腿分开只见银心的嫩屄也是有毛, 非常丰满的坟起着皮肤白如脂,想不到一个下人的皮肤也这缍。 张大她的脚,可以见屁股洞就像一个菊花蕾, 把手指插进去感觉得非常的窄和暖和,紧紧的箍着自己的手指。 把手指拔出来,见女儿在旁边正用手按着银心, 眼看着自己怎样摆弄银心就把刚拔出来的手指往她嘴里送去, 只见女儿张开嘴把手指一下子含进去吸吮着, 样子、眼神非常的诱惑、淫荡。 望着这个美丽淫娃,虽然正有一个女孩张开腿翘起屁股等自已插, 但望见女儿那淫荡样子还是忍不住把她拉过来, 吮吻着她的舌头一会。 祝公远吐了些唾液在阳具上,用手把它涂匀在龟头, 一下便插进银心的阴户里因声心的屄还很干, 痛得银心哭了起来。 但渐渐地,抽插了一会后银心也开始挺起着屁股, 迎合着老爷的插入。 祝英台看着父亲的阳具正出出入入地插着银心的淫屄, 自已觉得很难受忍不住把银心手指拉过来, 要银心用指插入她的淫屄内。 银心把两指合起来,插入祝英台的淫屄, 一上一下的插着淫液沿着银心的手指滴到地上。 祝英台爬上书桌,将淫屄坐在银心的嘴上, 要她舔银心舌头伸入去舐祝英台的屄,又用嘴吮吸阴蒂。 忽然间,祝英台抖簌起来,张着嘴大力的喘着气, 用手按着淫屄突然一泡尿飞溅而出,喷到银心满口满脸都是。 看着女儿高潮的淫荡样,祝公远忍不住也马眼一开, 浓浓的精液也同时喷进银心的小屄内。 这天,当祝英台和父、母亲正在客厅内闲坐的时候, 仆人走进来说马家公子到来拜访。 马文财,县老爷之子,年岁约十八,样貌英伟、体格健壮, 但神情嚣张、敖慢无礼。 喜欢祝英台,但祝英台对他并没有好感。 “伯父、祝伯母、祝小姐,您们好!”马文财一进来, 就向各人安。 “马贤侄,稀客!稀客!”祝公远很想巴结马文财, 因马家有财有势还有意将女儿嫁给他。 “请坐,银心泡茶!”“伯父,您不用太客气了, 因就快到端午节家父叫在下送些礼过来给伯父。” 马文财说。 “县大人真是太客气了!”祝公远说: “请贤侄。 代我回去好好多谢大人,过两天我也会到府上去, 拜访县大人”祝公远接着问: “贤侄 最近很忙吗?怎不多点过来坐呢?”马文财说: “最近是有些事正在忙着。” 接着说: “另外正在托人帮在下办理到杭城念书的事。” “马公子,要到杭城什ゞ方念书呢?”祝英台听见马文财说要去念书, 自己也很想去念书所以开口追问着。 “尼山书院。” 马文财回答说。 马文财在祝公馆闲谈了一会后就走了。 “爹,我也想去杭城念书。” 马文财走后,祝英台对她爹说。 “胡闹,那有女孩子出去念书的道理!”祝公远说完就走进书房去了。 “妈,我想去杭城念书,您帮我求一求爹嘛?”祝英台见父亲不答应, 就向母亲撒娇。 祝夫人一听见英台说要去念书,她马上的就由心里高兴了出来。 因假如祝英台去了念书的话,家里少了一个人, 那她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老爷常常出门 剩下她和大阳具儿子随时都可以插屄了,想着下面都有点湿了。 “你别焦急, 我慢慢的跟你爹说吧!”祝夫人说: “你回房休息吧。” 祝英台一回到房间,站在窗台边想着, 怎可以说服爹爹让她去杭城念书。 突然有双手从后面抱着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哥哥, “哥哥你坏死啦, 吓我一跳!”祝英台说: “唔……不要嘛……嗯……不要嘛, 嗯……唔……好痒……哥哥……你坏死了……嗯……不要嘛……嗯……”祝文彬在后面拥着她时 用嘴轻咬着她的耳朵一手伸入她的衣服内抚弄着她乳房, 另一手伸了入裙内摸着她那无毛的淫屄。 “我听妈说,你想去念书?”祝文彬咬着妹妹耳朵说。 “是呀……唔……好痒……哥哥……你帮……跟……嗯……爹……嗯……爹说……嗯……好吗?”“爹爹一定不会答应的。” 祝文彬边说边把妹妹后面的裙拉高, 接着再说: “而且一个女孩子, 人家也不会收你呀!”“嗯……我……嗯……可以……借你……啊……啊……啊……”这时祝文彬正从后面把阳具插进妹妹的屄内。 “哥哥……啊……你坏死了……”“妹妹啊……你刚才说……借我啊……什蚞坏?”祝文彬一边插着妹妹的屄一边问。 “啊……啊……哥哥……很舒服……啊……啊……插快点……再快点……啊……我快……给你整死……死……啦……”这个荡妹妹这时正弯下身手扶着窗台边的扶手, 就这站着让哥哥从后面插着。 祝文彬的大阳具插得她舒服得连话都没空说, 只是在把屁股前后的动着配合着哥哥插进来时的动作。 转过头来望着哥哥,看哥哥的表情是不是也很享受在插她的屄, 看哥哥高潮时的表情。 “啊……哥……啊……哥……你插死……啊……我啊……很舒……服……啊……哥……”她舒爽得在不停低哼着。 祝文彬一边插一边望着妹妹,只见妹妹半弯着身体, 双手扶着窗台回过头来,半眯着眼,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 勐喘着气。 看着妹这个被征服的样子,不禁大有满足感, 更出力地更加快的插向妹妹的屄。 “一,二,三,四……十五……三十……六十……一百……一百三十……二百……三百六十……”一边插一边心里在数着, 终于数到五百多时精液像喷泉一样全喷在妹妹的淫屄里。 “哥哥,我可以借你的衣服穿,扮男装呀!”两兄妹这时就坐在窗台下, 讨论着刚才没说完的事。 “唔!这也是一个办法,走!我们一起找妈妈商量去!”所谓三个臭皮匠, 胜过一个葛亮。 后来祝英台假装病得很厉害,祝夫人就对老爷说, 要请个郎中回来看看祝英台于是银心就去请了个男份女装的假郎中“祝英台”回来。 老爷一看,这个郎中怎那面熟?“对呀!就像祝英台的表哥。” 祝夫人说。 假郎中开了张不可能买到的药方, 最后假郎中说: “心病还须心药医, 小姐要去念书您给她去她的病就会好了。” “一个女子,怎可以出去念书呢?”老爷说。 “您让她女扮男装不就行了吗?”“她扮了男装, 我还是可以认出来呀!”老爷说。 “假如认不出呢?”假郎中说。 “认不出,就让她去。” 老爷说。 小姐把郎中帽脱去, 跪在地上说: “谢谢爹爹!”※※※※※银心说完了前事后, 雨也已经停了 四九说: “咱们也该帮你家小姐买药去了, 不然的话梁相公可焦急死了。” 又回到尼山书院来了,书院有什谳发生吗?好像听说, 马文财快来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