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我两岁,今年才23岁,虽然身高才165公分, 可是那双美腿就占了100公分白皙的娇嫩肌肤跟32C吹弹可破的奶子、小巧的粉红乳头, 总是让我爱不释手;巴掌大的瓜子脸让她身材比例足足逼近九头身。 大学毕业的她,决定就这样走入贸易业里, 从小小的业务做起。 北上工作的她有次在MSN上跟我说,这礼拜五要南下拜访客户, 问我有没有放假可不可以载她去看客户。 刚好那天我可以休全天假,就这样扮演起了司机的角色。 早上不小心睡过头,接到女友的电话之后, 沿路飚到了台中高铁站。 接到了女友,才发现原来女友上班的时候是穿那么短的裙子, 根本比迷你裙长一点点而已配搭上黑色丝袜跟三寸的黑色高跟鞋, 衬托起来她的腿更细长了看得我老二都硬了。 天气炎热的这天,她纯白色的衬衫被汗水透得黑色奶罩跟乳沟都若隐若现, 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我就被念了一顿,说什么为什么让她在这大热天等那么久。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后我才发现,靠!她竟然还穿吊带袜!慾火整个都烧上来, 一上车就开始想要叫她帮我吹箫结果车子冷气却突然不冷了, 她女人家火气更大了说连冷气都没,还想指望她要做什么。 无奈下我只好再三陪不是,并买了杯清新给她喝。 女友给了我一间资源回收场的地址,对台中县不熟的我只好乖乖拿出卫星导航来, 好不容易绕了大半圈就这样沿路窗户全开的开了五十几公里, 终于到了目的地。 女友打了通电话给老板,老板亲切地出来跟女友打招唿, 那老板大约五十出头穿了白色汗衫跟西装裤, 还配一双夜市拖鞋嘴里吃着槟榔还叼着烟,看不出来是个专门外销机车往东南亚的大户。 然后他跟女友说,外面很热,要不要到办公室吹吹冷气女友说好, 叫我陪她进去。 我也不懂那什么外汇内销的,只好跟她说, 我到处逛逛看有什么好杀的肉料可以拿, 老板很阿沙力的说: 「反正都认识的啦!要啥小自己拿 都不用算钱啦!」我才发现老板一直色迷迷地盯着我马子的奶子看, 干!难怪才会说什么要啥小自己拿原来是看到我马子若隐若现的奶子, 你他妈整个人都松起来了!女友还在气头上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就这样女友跟老板进到回收场深处的一个小办公室, 我一个人在回收场里闲晃。 半个小时过去,拿了两三个满满的纸箱, 什么改装方向盘、三环表、排档头、改装的排气管 一大堆有的没的就没差把引擎整颗烙下来搬回家。 想说女友怎么还没把事情谈妥,走到回收场深处的办公室前才发现, 奇怪这办公室怎么都看不到里面敲门要进去的时候听到老板在讲话: 「妹妹啊 我殴兜麦都外销到东南亚啦!这个你一定知道啊 而且量还很多喔!」女友很撒娇的回道: 「杨老板 人家就是知道老板你们公司量很多 才来跟你拜访的呀!」老板就直接说了: 「啊, 你觉得你才刚出来跑业务没多久跟我配合的贸易公司那么多, 我会给你出货吗」女友更娇腼的回道: 「唉唷!杨老板 你就行行好不然人家的业绩就差你这一笔了啦!」我终于找到一道小细缝可以看到里面了, 想说干!死老头你还一直盯着我马子的奶子看!老板就走到女友的旁边坐下, 然后说: 「妹妹啊不是老板不给你出货啦!啊, 不然这样你给我看一下你的奶子,我就可以考虑。 」女友突然就像吓到一样说: 「杨老板不要这样子啦!人家想凭努力工作, 不想走旁门 老板你不要欺负人家啦……」老板突然整个人往女友扑过去: 「小妹妹, 你裙子穿那么短衣服还那么透明,就给老板看一下没关系啊!」接着老板的手就往女友的奶子抓了下去。 女友: 「老板你不要这样子, 我要报警……」老板边打开女友衬衫钮扣边说: 「麦傻了啦!你以为这边讯号那么好, 可以让你打到110喔」然后就看到女友的衬衫被扒了一半 雪白的奶子整个从黑色的胸罩里跳了出来。 女友: 「老板,你你你……」老板用那充满槟榔渣的嘴往女友的嘴亲去, 女友只能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 老板很快地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干!马的, 那死老头的懒叫怎么那么粗就这样往我马子的嘴巴塞了进去 左手则抓着女友的头发右手还不忘搓揉着女友的奶子。 老板: 「乖妹妹好不好吃啊乖乖的吸, 等一下就喂饱你啊!」接着顺手就拿了旁边的封箱胶带把女友的双手绑住 接着就把懒叫从女友的嘴里抽了出来看到女友痛苦的样子, 我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老板接着快速地把女友的嘴巴用胶带封住, 然后把女友的短裙往上拉女友浑圆的屁股就这样露大半在外面……今天还穿着我买给她的薄纱丁字裤, 老板把内裤往旁边一拨粉嫩的鲍鱼就这样摊在他面前。 老板: 「小妹妹,没想到你看起来那么淫荡的样子, 鸡掰还那么漂亮啊!」说完就把嘴巴往鲍鱼舔去 女友拼命地挣扎。 接着老板还把女友的双腿张开,拿胶布绑在椅子扶手上, 然后就这样把又粗又大的懒叫插了进去。 我也掏出我的懒叫开始打起手枪,看着女友挣扎的样子, 我莫名性奋起来。 老板就这样尽情享受着我女友青春的肉体十几分钟, 突然全身一阵抖动把满满的热烫精液注入到女友的阴道里……接着我也射在门上了。 老板起身在合约上签了个名, 把女友松绑之后说: 「妹妹啊, 舒不舒服记得有空再回来找我啊!我会介绍你更多生意。 」女友把衣服整理好之后,勉强地挤出笑容, 跟老板说了谢谢之后就往门口走来。 干!哪有被免费干着玩,还要说谢谢的道理我赶紧离开办公室门口, 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找零件女友拍拍我的肩膀说, 生意谈好了但是头很痛,要我等一下开车载她去药房买药吃。 就这样我载着女友去到台中市区,但是我知道她不是买止痛药, 而是买事后避孕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