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电话响起,悠子反射性地身体吓一哆嗦。 (哎呀,说不定又是那个可恨的恶意电话……最近经常接到恶意的电话, 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不过,每次次都是同一个人的声音。 悠子,二十五岁,小学教师。 这时,同在老师办公室的教导主任正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悠子。 悠子低着眼睛慢慢的把手伸向听筒。 “喂,我是芦川(芦川悠子)……” “嘿嘿, 听不出我的声音那” 又是那个人打来的电话。 感受到对方不怀好意的笑声,禁不住背部发冷。 “你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老师。 嘿嘿,是白色,还是粉红。 老师还是不穿裤衩最好啦”悠子握听筒的手开始震动。 虽然十分嫌恶,不过,但是,办公室里还有别人在, 所以不想在这里和电话里的人争执。 好像打恶意电话的人也知道这个情况。 “嘿嘿,无论如何也不能穿裤衩哦,我太喜爱老师啦。 我瞄住了的女人是绝对无法逃掉的嚓”悠子沉默着。 (打这样无聊的电话,你还算是男人吗!拼命忍耐着想那样唿喊的冲动。 到现在为止,悠子已经接到过几次这个男人的恶意电话了, 不过对方这样执拗的还是第一次。 “忍不住想和男人做爱了吧,老师。 嘿嘿,只是老师的恋人正在住院。 呵呵呵,我很愿意去疼爱老师,知道吗,老师”男人竟然知道悠子的事情。 恋人真二因为心脏病住院的事就连学校里都没人知道。 “投入我的怀抱怎样。 嘿嘿,我是技术员哟,我会使你品味到天堂的感觉。 是那样的……要是老师首先用舌头转着舔……” 男人沉醉了于自己的言词, 唿吸渐渐变得粗暴。 一边说出厌恶的语言,一边好像正做着自慰。 悠子感到深深的嫌恶感,已经不想再听对方说什么。 悠子一边看着主任和周围的视线,一边单方面地切断了电话。 “芦川老师,你没事吧”主任察觉到了悠子的表情变化。 “不,什么事都没有”悠子尽量装得平静。 虽然几次想和教头商量此事。 但是又怕被宣扬出去。 这天的教员会议开得很长,悠子从小学正门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抓紧时间赶去巴士站的时候,悠子在那里发现了自己的学生。 “唉呀,田岛。 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芦川老师。 我刚补完课回来”“是那样啊,好了不起。 你这么勤奋,老师很钦佩”这时等巴士人已经站了很长的队, 总算巴士来了但却是超满员。 悠子只好护着学生上了巴士。 “好拥挤哦,田岛,挨着老师,当心被推倒”车内本来就拥挤不堪, 还要护着就要被压倒的学生悠子不得不叉开双脚使劲站住。 “田岛,平时一到这个时间就这样的拥挤吗” “是, 平时也……” “是那样啊……” 巴士开始开动的时候, 悠子突然感到不知是谁的手从裙子上面摸了悠子的屁股。 开始的时候以为是车内混乱,只是有人不小心碰到的, 不过不久那只手又用可恨的姿势开始来回抚摩悠子的屁股。 (哎呀,是色情狂……由于车内拥挤,悠子的身体不能活动, 只能回头怒目而视。 这样一来,手的运动变得更加大胆起来。 不,一个,二个……四个手在悠子的屁股上滑动。 悠子禁不住气得身体僵硬。 (做什么,快停止啊……想这样唿喊的声音没有发出来。 一年前,悠子也曾在巴士上被色情狂骚扰,当时发出唿喊捉住了那个色情狂, 不过当听见色情狂在警察面前坦白事情经过的时候, 自己已经害羞的快要死去。 从那以后,悠子决定再遇到同样的事时就挪动身体逃跑。 但是,今天连身体都动不了。 男人的手从悠子的屁股转到前面,开始抚摸下腹。 因为穿的是薄布料的百褶裙,感到手能直接抚摸皮肤的错觉。 这时候,爬上屁股的手开始挽起裙子。 刚要发出哀鸣声的时候,已经晚,正在挽起裙子的手已经钻了进去。 悠子紧紧咬住了下唇。 其他的手也快速地钻入裙子。 对于那个讨厌的感觉,悠子的屁股绷紧了。 那个手异常的热,粘滑并带有着湿气。 更是在内裤上面来回转动,像是在确认悠子屁股的美好形式和胖瘦程度。 手从屁股肉下捞起,然后屁股和大腿的分界线都爬上了手。 悠子的身体战栗了。 当忍不住要高声唿喊的时候,学生开口了。 “芦川老师。 怎么了” “没事,算不了什么哟。 因为拥挤,只是稍微感到吃惊”悠子忍受着屈辱, 打算想办法错开身体的位置不过,一点办法也没有。 勉强活动身体的时候,就看见学生因拥挤而变得困苦的脸。 这时候,巴士因为开到了弯道,所以很大地摇晃。 悠子打算保护学生,只好又叉开双脚使劲站住。 一直等待机会的手顺势把悠子的内裤从屁股上放了下来。 “啊……” 悠子露出狼狈的表情。 死死咬住的牙齿都发出了声音。 在这样的地方内裤被滑动降低……这对悠子来说是无法相信的行为, 悠子挪动了身体打算逃离手的控制。 “好挤……老师,太拥挤哟”学生因痛苦而变得脸都歪曲了。 “啊,抱歉,田岛……很抱歉,啊,哎呀……” 悠子再一次叉开双脚使劲站住, 男人的手趁机爬上裸体的屁股。 悠子的背部感到发冷,全身毛骨悚然。 男人的手不仅来回抚摩裸体的屁股,而且开始向屁股肉的山涧和大腿的内侧摸索。 无法忍受的悠子终于忘我得叫喊着“哎呀……停止, 你这个色狼”悠子的喊叫声使正在裙子里的手停止了动作。 但是,马上又开始像虫子爬似动了。 来回抚摩悠子下腹的手刷的一下滑了到女人的草木繁茂处。 然后用手指一边玩弄草木繁茂处,一边更加打算让手指长驱直入。 悠子惊慌扭腰打算避开,但这次,屁股上的手打算打开屁股山冈。 “停止,已经……快停止”悠子再一次叫喊了。 周围的乘客一齐看向了悠子。 但是悠子明白,由于混乱,根本不知道哪个男人是色情狂。 甚至认为,用好奇眼光看悠子的男人全部是色情狂。 而执拗的色情狂像是试探悠子的反应一样,手在屁股上的动作刚停止, 马上手指沿着屁股的山冈滑了下来。 悠子忍不住把脸使劲向后仰,同时发出了哀鸣声。 “哎呀,啊……” 悠子唿喊着,像逃跑一样地从巴士上下来了。 能到达悠子公寓的汽车车站还要往前走一段路, 不过悠子首先考虑的是如何从色情狂手里逃跑。 总算安定了心情,悠子的表情被学生田岛注意到了。 田岛用担心的脸看着悠子。 “唉呀,田岛!你也和我一起下来了”悠子勉强露出笑容。 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来到隐蔽处修理缠绕在大腿上的内裤。 “不要紧吧,老师……” “没事哟, 只是刚刚太拥挤老师稍微感到吃惊哟。 抱歉,让你担心……从这里走是不是回去的路”悠子说着拉起学生的手开始走。 由于这附近比较偏僻,巴士一小时才来一次。 除非运气来遇到出租车,否则别说人影,就连车都很少通过这里。 心情安定后悠子忽然觉得非常愤怒。 对巴士里可恨色情狂感到生气,要不是遇到色情狂, 自己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走了十五分钟后,总算可以看见巴士站的时候, 突然像等待着一样地,他们被两个男人挡住了。 而且看起来像黑社会的打扮。 “你们……” 可能是出于母性的本能, 悠子把学生拉到了自己的背后。 “嘿嘿,等候你很久啦,芦川老师。” 男人说完后哈哈大笑。 那是一个脸颊到嘴有着刀伤,一看就是厉害的男人。 另一个人在秃头上放着个太阳镜,简直像绿海龟一样。 两个人都是悠子第一次见过。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悠子的声音颤抖着。 在看不见人影的夜路上,想和学生一起逃跑是不可能的。 “嘿嘿,老师。 和那样的小子夜晚散步到不如与我们一起快乐”男人的手抓住悠子的手腕子。 悠子的身体马上吓一哆嗦。 悠子中止了打算发出的哀鸣声。 如果在这里唿喊,说不定连学生都要卷进去。 “请停止。 不要欺负老师”田岛用天真的声音突然叫喊着。 “呵,好小子。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那样的话一说出口, 男人就已经把田岛撞出去老远。 田岛一会儿也支持不了的屁股摔到地上起不来。 “快停止!” 悠子一边抱起学生,一边叫喊着。 (不管怎样也要让学生安全回家……悠子是教师)“不要紧的, 田岛。 老师的事你不用担心哟,如果犹豫的话,一个人也别想从这里离开, 明白吗田岛。 那么,快点儿回叫就没事了。 那么,快点儿”悠子说着让田岛赶快走。 田岛还是担心的好多次回过头悠子,不过,不久就消失在黑暗里。 “呵呵呵,这样老师真让我们佩服”说着, 他们抓住悠子的肩膀向附近的公园走去。 因为肩膀被手抓住,所以不可能逃跑。 悠子的膝部开始发抖。 尽管如此。 悠子还是盯视着男人逞强的说“把我带到这样的地方, 你们要做什么”“呵呵呵老师。 不要焦急哟,嘿嘿……” 男人窥视着悠子的脸, 可恶地笑了。 听到那个可恶笑声的同时,悠子突然感到这个笑声有点耳熟。 渐渐的悠子的脸开始变得苍白。 “嘿嘿,是电话里听见的笑声哟。 嘿嘿,说过我瞄准的女人是逃不掉的”“啊, 那样的……” 一瞬间悠子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个可怕的黑道人物就是那个打恶意电话的人……恐怖感逐渐得往上冲。 “打……那样的电话,为什么要做那样可恶的事”悠子叫喊着, 打算以此来抖落掉往上冲的恐怖。 用眼睛狠狠盯视着男人。 “别装模作样哟,老师。 很需要男人吧。 嘿嘿,而且恋人正在住院,应该已经忍耐不了寂寞了吧。 我们替换恋人使你满足啦。 嘿嘿……” “我叫卓次,他是竜也,我们可以使女人高兴得哭泣。 嘿嘿,老师在巴士上被我们抚摩屁股时可是相当的喜悦”自报姓名后男人们可恶地笑了。 “不,不要做愚蠢的事”听到巴士上的色情狂也是这个男人的时候, 悠子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怖禁不住的向后边退。 已经不是单纯的恶作剧和玩笑了。 这个男人当真会做出可怕的事来。 “老师,快立刻决定啦。 嘿嘿……” “哎呀,停止”当被男人抱到怀里的时候, 悠子发出了哀鸣声打算抖落男人的手。 “不要反抗啦,老师”啪!啪!对于激烈地反抗, 卓次打了悠子的脸颊。 “哎呀,不要……” 悠子被打后,身体像失去平衡似的向后仰。 卓次和竜也强行拖拉着悠子打算更加向公园里头走。 卓次甚至粗鲁地把悠子的手腕子拧到背部。 “哎呀,救命,谁能帮助我。 啊……” 龟也在发出尖叫声的悠子前面弯下了腰, 然后手滑了进裙子里。 “哎呀,停止,快停止,做……什么”“嘿嘿, 当然是脱内裤哟。 老师不穿裤衩才漂亮,嘿嘿”龟也的手指爬向了悠子的屁股, 然后描屁股山冈的中间。 “啊,谁能帮助我。 哦,不要”“瘦胖程度刚刚好。 像能一把搂住一样的屁股啦。 嘿嘿”龟也竭尽全力来回的抚摩,然后又从下面捞起。 “龟也,一会儿还有更大的乐趣哟”拧悠子手的卓次说话了。 接着,卓次敞开了悠子的罩衫前部,手也马上开始揉搓乳房。 龟也的手也总算搭上了悠子的内裤,同时,内裤被龟也粗暴地撕裂。 “啊,做什么……哦,救命!” “嘿嘿, 不穿裤衩的话做起来就流畅了,老师。 那么,下面要做紧缚啦”说着,龟也取出了黑色的绳子, 然后严厉的捆绑起悠子来。 知道要被绑,悠子的脸刷的一下苍白了。 “不,不要绑哦。 快停止愚蠢的事”无论怎么唿喊都不行。 悠子只觉得手腕子被拧着提高了一些,然后, 冰冷的绳子像蛇一样地开始缠绕。 龟也手上的姿势看起来很熟练。 先是把悠子的手腕子在背后绑住,然后向前传送绳让乳房的上下双重深入绳子。 绳结捆得很紧,悠子感到像憋气的感觉。 丰满的乳房被绳子捆得更为凸显,已经开始从罩衫之间撑了出来。 “比外表看上去还要大的奶哟,老师。 就像牛奶快要出来那样”卓次禁不住从后面勐抓悠子的乳房, 发出了唦唦的声响。 被拉紧了的乳房,每次被卓次搓揉时,就像乳液快迸出一样。 “请停止!不行,不行哟”“嘿嘿,让我好好的疼爱你哟, 老师”卓次的手指与恋人的完全不同。 恋人真二是和善地爱抚,不过,卓次却是粗暴地把指尖深入肉里转着搓揉。 与其说爱抚,不如说是粗暴的玩弄。 在巨烈的疼痛下,悠子的身体开始向后仰。 “停止,快停止,哎呀救命!” “嘿嘿, 我比你的恋人更好哟你觉得呢,老师。 我现在要疼爱老师的屁股哟”在悠子前面弯下腰的龟也一把抓住了裙子的下摆, 然后从后面一口气卷了起来。 再把裙子的下摆挂到绑住手腕子的绳子上。 “哎呀,停止”“嘿嘿,已经晚啦。 屁股已经一目了然啦,老师,是像熟鸡蛋一样白地屁股肉”龟也称赞着, 禁不住发出呻吟声身体也激动得颤抖起来。 多么丰满成熟的身体,从没有看过的屁股山冈的山涧……形式好, 瘦胖程度也好龟也之前也见过很多漂亮女人的屁股, 但是这么完美的屁股还是第一次见到。 “多么美妙的屁股……” 龟也发出呻吟声, 颤动的手爬上了悠子的屁股。 简直像能弹飞指尖的触觉。 “啊,哎呀,停止。 哎呀……快拿开手”“嘿嘿,老师觉得怎么样”听见悠子的哀鸣声, 龟也更加粗暴地搓揉乳房。 对于爬上乳房与屁股的男人手,悠子的身体弯曲, 腰向左右扭着。 “有这么好的身体,当小学的老师真是可惜啦!胸部也好, 这个屁股更是好得无法想象。 而且相当敏感。 嘿嘿,奶头已经变硬啦。 龟也,你觉得怎么样”“嗯,嘿嘿,老师,是不是觉得很舒服”龟也打算把悠子的大腿打开。 悠子使出全身力量并住大腿不让龟也得逞。 “不要,哦,救命。 救我,谁能……” “不要再倔强拉。 反正连肠都能看见哟,老师”龟也用力抓住悠子的左足一口气举了起来。 随后,龟也的脸贴近了悠子的阴部。 “啊,不要看”“嘿嘿,连屁股的孔都看得很清楚”龟也可恶地笑了。 悠子的脸通红,就连恋人真二也没这样看过她的那里。 “啊,不要,快停止”悠子发出哭声,但是, 龟也的指尖激烈地上下播弄一点也没理会悠子的哭声。 “不要在那样的地方,不可以!” “嘿嘿, 已经湿了哟。 还是老师敏感啦。 嘿嘿,是不是可以多溢出些汁液”龟也和卓次继续着手指的动作。 悠子无法忍耐得放声大哭。 “是不是可以侵犯了”说完,卓次看向了龟也。 龟也笑着点了头。 然后,龟也一边从后面勐抓悠子的乳房,一边拖拉着悠子。 最后把悠子放到秋千上。 “龟也,我先来可以吗”说完,卓次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裤子。 “嘿嘿,卓次,你好久没碰女人了吧”“这你也知道!这样好的女人怎么能错过, 嘿嘿。 老师,我要好好的疼爱你哟”卓次从后面一边抚摸悠子的脸, 一边可恶地笑了。 知道了将被侵犯的悠子开始激烈的抵抗。 “哦,谁……救救我,救命!” “嘿嘿, 快低下腰啦老师。 不要再反抗啦”卓次从后面抱住了悠子,然后勐抓她的乳房, 悠子由于手被束缚所以无论怎么挣扎都摆脱不掉卓次的手。 “哦,哦,救命”龟也抓住悠子的脚举了起来。 悠子禁不住失去平衡贴到卓次身上……卓次像火一样热的阳具碰触到了悠子。 “那是……啊,不要”“嘿嘿,别再吵闹啦, 更加把腰放下去哟老师”说完,卓次把身体贴到悠子的腰上面。 就这样,悠子像要溶化一样的媚肉一点点的包进卓次的阳具。 “啊,不要,可恶的东西插在……” 与一点一点地被贯穿的触觉一起, 悠子抽抽搭搭地哭了。 那个肉棒的粗细和长度直让悠子翻着白眼珠向后仰。 那个巨大程度不是恋人的阴茎能比的。 “嘿嘿,老师,一定很舒服吧”卓次尽可能深地贯穿悠子。 此时,悠子正跨坐在卓次身上,自己的上身搭在秋千上, 并且紧紧地垂下屁股。 而卓次则是把手贴到悠子的腰上,开始操纵她的身体。 “老师,请放开心情啦。 嘿嘿”“哎呀,不……” 无论怎么样讨厌, 身体芯还是开始发麻了。 这时,在悠子前面弯下腰的龟也正用充血的眼睛看着他们。 “哎呀,不要看……” “嘿嘿,非常新鲜的柔肉哟, 老师。 能很清楚的看见卓次的东西正在进入老师的小穴哟”“不, 哎呀……悠子不可以这样不可以……” 无论怎么唿喊, 粗暴的玩弄也没有停止但是,悠子感觉身体逐渐变软, 啜泣的声音也有了微妙的不同。 “嘿嘿,好像有感觉啦,老师”龟也好像感受到悠子的声音变化, 立刻把手伸展到卓次穿透悠子的地方玩弄起来。 “怎么样,卓次。 老师的味道……” “棒极啦。 就像被……缠上……这样的感觉是第一次……” “真是那样吗, 嘿嘿那么我也享受一下”龟也开始摇动秋千。 确定晃动不会把悠子摇下去之后,自己也上到秋千上面。 然后脚立在两端开始摇动秋千。 这样一来,龟也起立状态的阴茎几乎是正好在悠子的嘴附近。 “老师,千万不要咬啦。 嘿嘿,请用嘴唇和舌头”那样说着,龟也的阳具突然就闯进了悠子的嘴里。 “呜,痛苦……” 悠子不住地激烈咳嗽, 身体在卓次上面不停的颤动。 这样一来,龟也的阴茎在悠子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响。 下面的卓次,一边摇动悠子的腰,一边激烈地抽插, 揉捏乳房。 “哎呀,不要……啊,插在……” 悠子的啜泣逐渐变得激烈。 悠子正与欢乐的暴风雨搏斗着,但是,越作战越觉得快感比之前还要膨胀, 越发觉的身体想继续被玩弄。 “嘿嘿,好激烈哟,老师。 现在是不是觉得心情舒畅”“还有前面啦。 前面也很有感觉吧,老师。 嘿嘿,别停止哟”卓次和龟也比之前更残忍, 更粗暴地继续责备着悠子……摇晃的秋千简直像悠子的哭声一样, 永远的鸣响着。 卓次和龟也总算和悠子的身体隔开的时候, 时间已经是午夜的零点。 悠子已经筋疲力尽,像死了一样地一动不动。 “嘿嘿,吃饱啦老师,不要忘记我强奸了老师五次哟。 每次听见老师嗯嗯的哭我就觉得高兴”“我也是五次啦, 老师。 嘿嘿,今夜真是太舒服啦”卓次和龟也互看着脸可恶地笑了。 “嘿嘿,只要对恋人说这件事,老师就自由啦。 你的恋人知道了这件事后会是什么反映呢” 说完后, 卓次和龟也迅速的离开了。 不久,悠子慢慢地竖起了身体。 但是没有离开,她按住下腹部蹲在那里,也忘了修理破乱的裙子, 只是在那里不停的哭。 公园的凌辱魔(2) 第二天,悠子说得了感冒, 因而没去学校。 只觉得身体像灌了铅一样地沉,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被那两个黑道人物轮奸的事悠子对任何人都没说。 更加绝对不能让恋人真二知道。 如果知道了悠子被轮奸,震惊的真二肯定会病情恶化。 悠子也好多次偷偷的哭过。 恋人真二的病如果治好了,他们将结婚。 想到了那个幸福,悠子认为自己受再大的屈辱都是值得的。 又过了一天,悠子总算向小学出发了。 但是午休的时候,就像悠子预料的那样,卓次的电话又来啦。 “嘿嘿,由于想念老师,所以在学校休息的时间打搅你!那样好听的哭声, 加上自己扭动腰嘿嘿,一点也不像被犯的女人哟”听到对方这样一来说, 悠子感到脸颊发硬了。 “对了哟。 老师,如果学校的事情结束了,到上次的公园来好吗嘿嘿嘿”(公园去……正因为明白那个意味着什么, 悠子拿听筒的的手不自觉的开始震动了。 (如果是那样,是不是还……悠子开始惊慌失措。 “一定要来哟。 要是不来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嘿嘿”像看穿了悠子的心里一样地,卓次的话开始起作用了。 “是……知道了”悠子用颤抖的声音说完话, 那边总算挂断了电话。 但是,悠子从学校出来后并没去公园。 如果就这样变得对卓次唯命是从,那么他始终会利用我这个弱点。 上次那样的耻辱已经很讨厌。 光是想想头皮都会发麻。 (悠子要怎样做才好……悠子在不安中,不知不觉走到了恋人住院的医院。 恋人真二正熟睡着吧。 一边看他的睡脸,悠子同时一边流下了眼泪。 悠子从病房出来后打算返回的时候禁不住发出了“啊”的声音。 是卓次,他正一边叼着香烟,一边笑着竖立在那里。 “怎么这样的地方也……” “嘿嘿, 老师的事已经全部调查过哟。 老师像是感到为难哟”卓次抓住悠子的手腕子坦率地说着。 “那么,一起去好吗嘿嘿,龟也的东西已经发怒啦。 想迫不及待的惩罚老师哟”“啊,讨厌。 不要再纠缠……我……绝对的讨厌”悠子用愤怒的眼睛看向卓次。 “是不是即使……嘿嘿,那样的话我可是什么都告诉你的恋人, 那样做会破坏你们结婚的”“什么那样的……卑鄙”“卑劣对我来说无所谓, 老师被我们强暴虽然是嗯嗯的哭,但却是自己扭动腰的。 嘿嘿”(如果那个家伙告诉真二那样害羞的事……想到这里, 悠子的脸立刻变得苍白。 这时候,卓次抓住悠子的手腕子打算进入真二的病房。 “啊,等等……” 悠子的脑海里出现真二悲哀的脸孔。 有好几个男人都在追求美丽的悠子,但是,悠子二十五岁还是独身, 这全部是因为真二。 (悠子不想失去……真二先生)“啊,等等, 拜托……” “嘿嘿那么,和我去吗。 去老师的公寓哟”“……好,我去”之后,悠子被卓次拉住手推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开始跑的时候,卓次马上把手伸向悠子的裙子。 悠子也马上惊慌得按住了卓次的手。 “请停止。 在这样的地方不可以……” 悠子虽然尽力抵抗。 但是,依然不能让强行侵犯的卓次的手停止。 卓次的手指还是滑大腿的内侧碰到了内裤。 “芦川老师。 说过别穿内裤的。 老师最适合不穿裤衩啦”卓次一边在悠子的耳边那样低声的说着, 一边用手滑动着打算降低内裤。 “哎呀,不可以……我会害羞的”“不要紧哟。 赶快露出屁股哟”那样说着,卓次粗暴地把悠子的内裤放了下来。 “啊……” 怕司机听到的原因,悠子死死咬住嘴唇压住哀鸣声。 从脚抽出内裤后,卓次笑了。 “嘿嘿,这算做是小小的惩罚啦,老师”说话的同时已经用一只手粗暴地敞开罩衫前面, 然后一口气拔掉胸罩。 “哎呀,哦”悠子禁不住发出了哀鸣声。 乳房摇晃着露了出来,而且,司机的眼睛通过后视镜正好看见了。 悠子连忙惊慌得用双手盖住了胸部。 “嘿嘿,司机先生,这个东西送给你,能得到这样的美人的内裤应该感到高兴, 嘿嘿”司机果然高兴的收下了悠子的内裤。 好像知道那个男乘客是个黑道人物,司机对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只有做成佯装未见。 这样一来,卓次的动做更大胆了。 立刻粗暴地卷起了悠子的裙子。 “哎呀,做什么。 停止,请停止……” 悠子惊慌得压倒裙子, 但是卓次的手又抓住了悠子的乳房。 简直像特意为司机搓揉一样。 “哦,停止”悠子的嘴里发了接近哀鸣的唿声。 不过,那个声音很低,司机听不见。 “嘿嘿,很好的手感啦”一只手揉搓悠子的乳房, 另一只手已经钻入裙子里的卓次笑了。 悠子拼命挣扎,打算抖落卓次的手。 出租车在他们激烈地互相推挤时停下了。 那里悠子被轮奸的那个公园前。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龟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总算来啦,老师”说完,龟也粗暴的拉悠子向公园里头走去。 明显,因为悠子一直没来公园而生气。 “请露出裸体哟,芦川老师”说着,龙也拿出了绳子。 “那样的事……” 看见绳子,明白了自己要被做害羞的事, 悠子惊慌得向后退。 “不,哦……拜托。 不要做……让我羞耻的事”“不行。 说过了,如果不来的话后果很严重哟。 而且,应该说过不听说就要受到惩罚。 赶快把衣服脱下来吧,老师”龟也笑着靠近了悠子。 然后突然的揪住了子悠子的背。 “哎呀,哦,别再做那样讨厌的事……拜托”“不要紧的, 露出裸体吧”啪!啪!龟也的手打了悠子的脸颊。 然后就听见罩衫和裙子被撕裂的声音。 龟也和卓次一起上手把悠子变成裸体。 “哎呀……不要”连仅剩的高跟鞋都被脱掉了, 悠子打算弯下身体遮挡重要部位。 “嘿嘿,现在要开始惩罚了哟”卓次从后面把悠子抱起。 然后立刻系起黑色的绳子,转瞬间,悠子被背着手束缚了。 “那么,老师。 还记得上次的秋千吗嘿嘿”龟也和卓次抬高了悠子的腰, 正好把腰放到秋千的板子上。 “哎呀,哦,要做做什么”“嘿嘿,说过了要惩罚, 不过是严厉的惩罚哟”龟也把悠子的腰做为支撑点, 然后把她的头向着地面放下上半身。 这样一来,悠子的背部弯曲着,腹部成为弓形。 这时候,卓次拿出了新的绳子。 “那么,老师。 把脚抬到上面,呵呵呵”原来卓次打算把悠子的脚捆在秋千的锁链上。 “哎呀,哦,不”悠子的两脚被高高地吊了上来。 “嘿嘿,多么美妙的景色,老师。 连屁股的孔也露来啦”龟也向高高地被吊上来了的两脚之间挨近了脸, 看着白屁股中间潜藏的肛门龟也的眼睛就像被吸住一样, 怎么也无法离开视线。 “嘿嘿,完美的屁股孔哟。 真是越来越迷恋老师啦,现在,我正看着老师的屁股孔啦。 嘿嘿,被这么看……觉得害羞吗,芦川老师”讨厌的排泄器官被人窥视, 悠子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 “不,别看。 别看那样的地方,哦,不可以”“这怎么行哟, 我做梦都想看老师的屁股孔。 嘿嘿,美人老师,你就是用这样的屁股孔方便哟, 嘿嘿……” 屁股肉被打开肛门更暴露了出来。 悠子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哭声。 “哎呀,哦,不要看。 别看那样的地方”“嘿嘿,实在是太美啦!老师”龟也开始用手指触摸悠子的肛门。 “不要碰那样的地方……哦,不”“为什么讨厌哟, 嘿嘿一会儿就会变得心情舒畅起来的”指尖碰触时, 悠子的肛门反射性地紧紧地缩窄两脚激烈地起伏。 “哦,不可以。 拿开手”那个地方连恋人真二都没有碰过。 想到这里,悠子更加感到羞耻。 “嘿嘿,肛门那样缩拢没用啦。 老师,现在又变得打开啦”“不,快停止愚蠢的事。 啊,哎呀,不可以”“嘿嘿,正因为有这么好的屁股, 屁股的孔才那么敏感。 老师”龟也继续用手指描着菊褶。 “嘿嘿,芦川老师。 一会儿还有更害羞的惩罚哟”侧面的卓次把脸转向了悠子, 然后拿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玻璃容器。 “是什么,打算做什么”悠子害怕得声音都颤动了。 “这个东西你认识吗呵呵呵,老师,这是灌肠器哟。 二百cc的”“灌肠……” 悠子没有马上明白卓次的话。 对于没有便秘的悠子,甚至完全没听说过灌肠这个词。 但是,一边看着玻璃制灌肠器往上吸着罐装啤酒, 悠子一边感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 “老师,这个东西很美妙哟”“要捉什么事……不”悠子的肛门反射性的紧紧地收缩了。 但是,龟也用指尖一点一点地开始触摸肛门的缝。 “嘿嘿,明白了吧。 把灌肠器的前头插入老师的屁股孔,然后再把后边注入啤酒。 嘿嘿,这样就可以给老师灌肠哟”“什么,那样的的……” 悠子恐怖到了极点。 (要被灌肠……用灌肠折磨女人,那样的事……悠子被不知道的恐怖吓的浑身冰冷。 “哦不,灌肠那样愚蠢的事不要做,那样的事快停止……” “嘿嘿, 停止是不可能的。 从瞄住老师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想给你灌肠哟”龟也用手指一边贯穿悠子的肛门, 一边用痉挛的声音笑了。 “老师好像是第一次灌肠吧。 二百cc应该不要紧吧,这个屁股马上变得很舒服啦。 嘿嘿”“ 哦,不要灌肠”,“既然那样的讨厌, 更加想给你灌肠啦老师”龟也从卓次那接过吸了一罐啤酒的灌肠器。 “摆脱,只要不灌肠别的什么我都答应你”“多么妖媚的女人脸哟。 嘿嘿……无论怎么讨厌也不行啦。 以后每天都要灌肠。 嘿嘿……” 龟也的手碰到了悠子的屁股肉, 悠子马上发出哀鸣声身体向后仰。 无论怎么向后仰,悠子的肛门也还是暴露着。 冰冷的嘴管慢慢碰触了悠子的肛门。 “不要,不……快停止”随着肛门一点一点地被嘴管贯穿, 悠子抽抽搭搭地哭了。 这时,卓次抓住悠子的头发,强行把悠子的嘴唇贴了自己的嘴唇。 一边发出啾啾的吮吸声音,一边用一只手勐抓悠子的乳房。 “嘿嘿,芦川老师,开始灌肠了哟,请慢慢品味吧”说着, 龟也开始推动泵了。 对于被灌输冷啤酒的触觉,悠子的身体激烈地起伏了。 其次就是抽抽搭搭地哭。 “老师,你今天去过厕所吗嘿嘿,要是还没去过, 一会儿就会有很刺激的事”龟也一边笑一边继续推泵。 “美人老师,是不是什么东西……要出来啦呵呵呵”龟也把二百cc的啤酒全部注入悠子身体里后拔出了嘴管, 总算结束了灌肠。 “哎呀……厉害,太厉害。 是什么东西,你们给我灌了什么东西”“嘿嘿, 到什么时候都是那样的口气说话哟老师。 嘿嘿……想要去厕所了吧”龟也一边为悠子显示空了的灌肠器, 一边因胜利而骄傲的笑了。 “啊,哎呀”悠子发出了哀鸣声。 第一次被灌肠的效果显现出来了。 悠子的腹部被疼痛袭击,滚来滚去的刺激。 粗暴的便意急速的冲了下来。 “啊,哎呀,解开,快解开绳子”现在, 悠子全身的肌肉都僵直了。 粘汗也渗了出来。 “怎么了。 老师,嘿嘿,脸色非常苍白哟”“厕所……让我去厕所”悠子忍不住用悲痛的声音叫喊着。 “在野外排出来不是更好嘛!嘿嘿,加上又是在秋千上面”“什么, 那样的事……哦变态,过分,拜托,让我去厕所……” 卓次开始慢慢地摇动秋千了。 悠子的身体马上开始战栗,纵使是恋人也不能显示的行为……难道他打算看那个(哎呀, 不要……怎样做才好的啊,哎呀,好痛苦……粗暴地便意再次向下冲来, 悠子竭尽括约肌的力量被吊上来的两脚也是哆哆嗦嗦的震动。 “嘿嘿,看起来很痛苦。 真的是想去厕所……” 龟也在悠子的耳边低声的说着。 “是那样的……” 悠子激烈地点头。 “嘿嘿……” 听到龟也的嘲笑,悠子悲哀地把脸使劲向后仰。 (那样的事绝对讨厌……作为女人,我必须忍耐)“真的想去厕所吗那么, 请说愿意被灌肠”“卓次先生……悠子……希望灌肠……也就是说再一次为悠子灌肠……” 现在的悠子正在最大限度的控制着便意 根本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 “嘿嘿,希望灌肠。 你是说已经喜欢灌肠了吗,老师”说话的同时, 卓次已经用玻璃灌肠器往上吸啤酒了。 “哎呀,快点儿,快点儿弄完,啊……” 全身颤抖的悠子又被注入了啤酒。 这期间,龟也取出二条钓鱼线紧紧缠上悠子的奶头。 “啊,好痛……哎呀”“嘿嘿,什么痛哟, 老师”龟也可恶地笑了。 第二次灌肠结束的时候,龟也和卓次解开了吊着悠子两脚的绳子。 绑手的绳子就那样没动。 “哎呀,快点儿,让我到厕所去”解开脚上的绳子后, 悠子打算快速向公园的公共厕所跑。 因为悠子已经到了忍耐不了的程度,便意马上就要摆脱自己的控制。 “等等哟,老师”卓次抓住了悠子。 然后从龟也那儿把绑住悠子奶头的钓鱼线缠在自己的手指上。 “这个样子去厕所……” “老师。 那个厕里有毒蛇。 呵呵呵,老师回到公寓前还是先忍耐一下吧”卓次和龟也二人拉着钓鱼线开始向道路上走。 “哎呀,可是肚子那样厉害,厉害的痛……哎呀, 啊好痛”“嘿嘿,老师。 就像夜晚散步一样啦。 要裸体的一边扭屁股一边走”“最好是按我说的做哟。 要不然就在途中排泄。 而且,如果被什么人看见的话,到时候……嘿嘿”一边拉着钓鱼线, 一边让悠子走在没有人的夜路上龟也和卓次笑了。 “哎呀……做什么,啊……” 悠子一边哭一边被拉着走。 虽说是没有人的夜路,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人通过。 而且,粗暴的便意已经到了悠子没有办法控制的地步。 “啊,哎呀,好痛苦,肚子……肚子像要裂开一样, 哎呀”“嘿嘿到老师的公寓还要走十分钟左右。 那么,再忍耐一下吧,嘿嘿。 或者,在这里排泄也可以”“哦不,不可以在这里”裸体的悠子像是要遮住身体一样地弯下腰去, 身体因为痛苦而哆哆嗦嗦的颤动着。 女人到了这种程度,应该老早就忘记羞耻的排泄了。 但是悠子还在努力的忍耐着。 龟也和卓次同时向悠子投下赞许的眼光。 巴士车站到了。 正因为夜晚没有人,所以开到到悠子的公寓那里几乎是没有停车。 但是,悠子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哎呀,已经不行了……好痛苦)绝望的悠子也来不及介意什么人会恰巧路过这里。 “啊,哎呀”悠子感到自己肛门的痉挛, 连忙惊慌的弯下腰。 打算溢出的激流已经马上就要出来了。 “哎呀,去对面”悠子在巴士站前叫喊着。 “去对面是指我们吗老师。 嘿嘿,请老老实实地展示给我们看啦。 美丽老师,是不是马上就要出来啦。 嘿嘿,那么,快点排出吧。 要狠狠的排泄啦,老师”“哦不,你们快点儿去那边”悠子着急的声音表示着她已经超越了忍耐的界限。 想逃跑,但是已经也不能动了。 要是一动,肚子里的东西马上就会迸出。 龟也看着悠子的脸,然后卓次举起她的屁股“嘿嘿, 这样就能看得清楚啦!屁股的孔都看清楚啦老师。 那么,大胆的做吧” 卓次和龟也同时凝视悠子的肛门。 悠子的屁股开始很大地震动了。 “哎呀,啊,别看,不要看”“呵呵呵, 看得很清楚啦。 屁股的孔在增大哟,芦川老师”“啊,不要……别看哦, 不要看我啊,哎呀”号哭声从悠子的口中传出。 越过了忍耐界限的激流已经再也无法止住。